醉爱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明廷 > 第一百二十章 三不知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明廷》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

    周正能感觉到满朝野的各种目光,冷冽,淡漠,平静,玩味等等不一而足。

    他抬起手向天启,朗声道:“臣有三不知。”

    天启‘哦’了声,像是意外,道:“说。”

    有些人皱眉,李恒秉更是转过头,看向周正。

    胡清郑低着头,呼吸忽然有些急促,悄悄缩了缩脖子。

    朝臣们若有若无的目光看过来,不少人投来严厉的警告之色。

    周正抬着手,道:“一不知,臣不知辽东的局势为何会败坏到如此程度?各位大人更是要放弃整个辽东,退守山海关?太祖成祖在天之灵若是知晓,该是如何表情?”

    这句话,顿时惹得不少人大怒,猛的转身就要呵斥周正。

    “听周卿说完。”天启面无表情,淡淡的摆手。

    大殿上有一股冷意流动,前面的不少大人开始转头,漠然的看向周正。

    “二不知,大殿之内的大人们对辽东情形了若指掌,各种问题如数家珍,为何从天启元年到现在,辽东的情形未曾有丝毫改变?反而越发的恶化?而臣提出了改革之举,反成了众矢之的,欲除之而后快,臣百思不得其解。”

    大殿里的冷气更多了,周正甚至若有若无的感觉到一股煞气。前面一些人的神色冷漠,眸中闪烁。

    李恒秉看着周正,面无表情,眼神有嘲弄之色。

    胡清郑则是暗暗擦汗,悄悄抬头看了眼前面又连忙低下。

    天启离周正比较远,看不清神色,端坐不动,片刻道:“继续说。”

    周正抬着手,道:“三不知,诸位大人不断的重复着国库空虚,朝廷无力之言。据臣所知,万历十年,国库岁入二千八百万石,万历四十年岁入一千九百万石,而去年,国库岁入六百万石,臣不知这些流失的税粮去了哪里?是怎么失去的,是否还会流失,若是再过三五年,还能剩下多少?”

    周正的三个问题,都是要害问题,是这些大人们不愿意提及,深究的。因为里面太复杂,涉及到各种权利争夺,牵扯到无数的人与事。

    一时间,大殿里没人说话。

    天启高坐,目光看着周正,又在大殿里搜寻。

    好一阵子,他见无人说话,开口道:“兵部尚书。”

    兵部尚书王永光刚刚致仕,新任的兵部尚书是冯嘉会,这位尚书刚刚继任不过一个月,也已经上书要求辞官了,因为他举荐的高第,高第在宁远一战畏战怯逃,现在就在牢里,不知道多少人在弹劾冯嘉会。

    冯嘉会出列,举着板笏道:“陛下,辽东情势复杂,一言难尽,臣请从长计议。”

    天启冷漠的看了他一眼,道:“户部尚书。”

    户部尚书郭允厚出列,举着板笏道:“陛下,国库空虚有多种原因,一来天灾不断,二来抗税不法渐多,三来火耗增加,四来我朝是多事之秋,用处增多,这才形成国库空虚,非是周御史所说的流失。”

    周正听着,瞥了眼郭允厚,这位说的一句都不在关键点上。

    虽然郭允厚说的问题确实有,但根本问题是士绅阶层的肆意侵夺百姓田亩,加上当官的上下其手,层层盘剥。国库的流失,都流失到了这些士绅阶层手里!

    就比如这位郭尚书,家有良田万顷,一般的王爷还都比不过!

    天启看着郭允厚,道:“能追回多少?”

    郭允厚神色一阵犹豫,道:“回陛下,若是处置得当,二十多万还是能追回的。”

    流失都是几百万的失,这追回只能十万二十万的追。

    天启似乎不高兴,看了眼郭允厚,转头看着黄立极,道:“首辅,你怎么看?”

    黄立极出列,道:“陛下,不管是辽东,还是国库都事态复杂,非一时半会儿可以定论,臣请各部详议,改日上奏。”

    天启看着黄立极沉默了好一阵子。

    黄立极举着板笏,低着头。

    大殿里气氛更加安静了,众位大臣不愿意谈及这些。有些人是知道不能深究,也深究不了。有些是明白,若是深究会牵累到他们。更多人是冷眼旁观,站着看热闹。

    周正还站在殿中,好似已经置身事外。

    他的几个问题都是这些大人们不愿意深谈,提及的,现在他提出来,足够堵他们的嘴。

    天启明显有怒意,但他没有发作,沉默一阵,望着周正淡淡道:“既然众卿都觉得周卿说的有道理,那这件事就到此为止。监察御史有参政之权,不得随意攻讦,更不能胡编乱造的连章抟击,没完没了,视君上于无物……”

    李恒秉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周正,不等天启说完,他一步踏出,抬着手,沉声道:“陛下,臣浙江道监察御史李恒秉有事起奏。”

    天启知道李恒秉就是上次与周正争论的人,也记得李恒秉弹劾周正的那道奏本,表情忽然有些玩味,眼神瞥了一些人,道:“说。”

    李恒秉面无表情,语气慨然,道:“陛下,不管周御史说的有多在理,我朝还是要立于眼前。眼前就是,辽西已不可守,不说大凌河无险可据,远离山海关,即便是宁远,锦州也不过是城,一旦被围就是孤立无援,即便一时攻不下,贼奴围困个把月也必然不攻自破。若是朝廷一昧要求守,臣恐山海关也遭连累,威胁社稷,得不偿失。”

    朝堂上顿时响起一阵阵嗡嗡声,辽东的局势虽然因为袁崇焕守住宁远而有所改观,但大明朝廷没人认为袁崇焕能守住第二次。

    失守宁远,似乎只是时间的问题。

    与其浪费无数钱粮填入辽东的无底洞,还不如精兵简政退守山海关,省心省力,以图日后。

    这是朝野非常多的人的想法,好似也理所当然。

    周正立即抬手,道:“陛下,山海关确实是天下少有的雄关,臣也认为能挡住建虏,但若是建虏绕过山海关入关,没有了辽西。后果将不堪设想!”

    崇祯二年,也就是后年,建虏从喜峰口突然入塞,包围京师,紫禁城大震,调的就是辽东兵马救援,如果仅剩下山海关,还能、还敢调兵吗?

    而且,若是建奴再分兵从背后攻打山海关,两面夹击,山海关还如何守得住?

    山海关若是失守,建虏可随时南下,谁敢想象那般光景?

    辽西走廊这个纵深对大明无比的重要,绝不能有失!

    李恒秉闻言,淡淡的哼了一声,转过身看向周正道:“建虏除了山海关别无他路入关,莫非他们要走海路,从天津卫打入京师吗?”

    周正直视他,道:“从山海关到甘肃镇,九边重镇,你能告诉我,他们每一处都如山海关一样,牢不可破吗?”

    李恒秉顿时冷笑一声,道:“不知所谓!想要绕过山海关,建虏得绕道上万里,并且经过蒙古察哈尔的地盘,他们是疯了吗?”

    建虏之所以在崇祯二年冒险入关,确实是逼不得已,冰河不是只在大明关内,辽东本来就贫瘠,建虏原是渔猎民族,现在建国,人口渐多,不事生产,又没有外入,在天灾之下,即将崩溃之际,除了发疯一般的冒险入大明劫掠,还能如何?

    这些周正自然没法跟李恒秉以及天启解释,不由得沉吟起来。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明廷》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