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爱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清记 > 第0062章 一地鸡毛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诛清记》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

    怡良见卢掌柜服软了,他朝着豫坤使了个眼色,豫坤心领神会,慢条斯理地说:“卢掌柜,少爷有错固然在先,但是罪魁祸首却另有其人。”

    卢掌柜不知道他此话何意,只得附和着问:“不知道这罪魁祸首是谁?如果小人知道了,一定不会轻饶了他们。”

    “罪魁祸首当然是那些洋人,如果没有他们,洋教难道会自己插上翅膀飞来不成?”

    卢掌柜苦笑了一声,赶紧点头说:“大人说的极是。”

    怡良插话说:“卢掌柜,洋人到咱们大清来也不要紧,但是来了得守规矩,如果他们守规矩,凡事都依照大清律例和皇上的圣旨来办事,也就罢了,可是这些洋鬼子传洋教,走私鸦片实在是罪不可赦。”

    卢掌柜点头称是。

    “请大人法外开恩,放伍公子和我小儿回家,我回去以后一定严加管束这个逆子,将他锁在书房里读书。”

    “放他们回去不难,但是有件事你得替我们办了。”

    “什么事?”

    “你得让洋人交出藏在伶仃岛上的鸦片。”

    卢掌柜听到这里,顿时恍然大悟,他心中不由地暗骂了一句:“这两个狗官将他们两个抓起来,折腾了半天,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说到根子上还是因为鸦片的事。”

    卢掌柜叹了口气说:“巡抚大人,洋人不交鸦片出来,俺们也没有办法呀。”

    怡良脸一下子耷拉下来,冷笑一声说:“我给你指了条明路,但是你不走就怪不得我了。”

    他接着吩咐旁边的书吏说:“赶快去传令,将那两个入洋教的罪犯押往死囚牢,等奏明皇上以后便开刀问斩。”

    卢掌柜听到这里,吓得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如果两个娇生惯养的少爷入了那阴森的死囚牢,不死也得丢半条命,自己家的那个不肖子倒也算了,可是伍大少爷有个三长两短可就麻烦了。

    伍大少爷是伍秉鉴的掌上明珠,如果他有个闪失,伍秉鉴非得跟自己翻脸不可。不仅如此,前阵子他刚亲自做媒将自己的侄女许配给伍大少爷,眼瞅着便要选良辰吉日成婚了。如果这个未来姑爷蒙了难,卢家的黄花大小姐便成了寡妇,那样老卢家族老老少少的吐沫星子都得将他淹死,他的脊梁骨纵然精钢锻造也得被上上下下戳弯。

    卢掌柜想到这里,顿时泪涕横流,他象狗一样爬跪在地上,以头抢地,咣咣磕头,秃脑门上瞬间起了两个鸡蛋大小的血疙瘩。

    他一边磕头一边声嘶力竭地喊:“请巡抚大人再宽限几天,先不要将伍大少爷关进死囚牢,等伍掌柜回来,我们马上想对策让洋人交鸦片。”

    怡良不为所动,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卢掌柜,十三行有那么多掌柜,你何必只等着姓伍的回来?我瞅着你怪可怜,既然如此我给你两天时间,如果洋人还不交鸦片,那两个假洋鬼子只好入死囚牢。”

    豫坤也在一旁恐吓说:“姓卢的,赶紧谢谢怡良大人的恩德吧,到时候洋人不交鸦片,你们两家就买好两口棺材准备后事吧。”

    卢掌柜听到这里,只得哭着谢恩:“多谢大人,我这就回公所,召齐十三行掌柜的议事,催促着洋人交出鸦片。”

    卢掌柜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公所,此时其他行的掌柜也听说了消息,正聚集在公所等他回来。

    他们看见卢掌柜以后,纷纷围拢了过来,七嘴八舌地打听巡抚衙门为什么抓人。

    “唉,奶奶的,还不是因为烟膏子。怡良那个狗官说了,如果洋人不交鸦片,他便将那两个孩子关进死囚牢。”

    各行掌柜的有的兔死狐悲,他们听完卢掌柜的哭诉,有人骂道:“真是他娘的欺人太甚,他们拿洋人没办法,怎么能把气撒在咱们头上?”

    “我干够这要命的差事,只要退给我那十五万两银子的保金,老子这就退出十三行。”

    “想退也退不出来!”

    卢掌柜哭丧着脸说:“诸位,别说那些气话了,赶紧想办法救人出来才是正事。”

    除了兔死狐悲的,还有幸灾乐祸的。

    顺泰行的马掌柜呷了口茶说:“这会伍掌柜到底到哪里去了?亲生儿子被抓了,他竟然连面都不露,真是稀罕。”

    东昌行的罗掌柜也说:“伍掌柜这么精明得人,平时财大气粗,欺压我们这些人,要我说这都是因果报应。”

    卢掌柜听到这里,瞪圆了眼睛,冲着罗掌柜嚷嚷道:“放屁,如今我们遭了难,你他娘的竟然说出这样的风凉话哈,你还有人性吗?”

    罗掌柜冷笑了一声,不言语了。

    卢掌柜想磕头虫一样哀求说:“诸位,请你们回去劝说各行所保的洋商,让他们主动交出鸦片。”

    马掌柜淡然地说:“卢掌柜,走私鸦片最多的是英国佬,我们顺泰行是小本生意,入不了英国人的法眼,我保的丹麦洋人从来没有倒腾过鸦片,那么这事便与我无关了。”

    罗掌柜朝着众人拱了拱手说:“我倒是想帮你们两家的忙,但是我保的瑞典人也没多少鸦片,这事也与我无关。”

    同文行的老潘掌柜和万宝行的梁掌柜坐在一旁冷眼旁边,自顾自地喝茶。

    卢掌柜只好低三下四地哀求老潘掌柜说:“潘爷,你和英国人有交情,您老给出个主意,想个办法吧。”

    老潘将叼在嘴里的吕宋烟拿出来,悠然地吸了一口,不阴不阳地说:“卢掌柜,你少挤兑我。要说从前,我和英国人的买卖确实不少,可是我的买卖早就让你和姓伍的给抢去了,俗话说落魄的凤凰不如鸡,我们同文行早就不行了。”

    “潘爷,虽说伍掌柜与你们行有些误会,但是……”

    “误会?那场大火将我那么多银子都不明不白地毁了,还叫误会?”

    “潘爷,你少要听其他人挑拨,事到如今也没有人能证明那把火是伍掌柜放的。”

    “嘿嘿,伍秉鉴做的坏事若是那么轻易被发现,他还是伍秉鉴吗?”

    卢掌柜最后不得不绕到梁掌柜跟前,哀求说:“梁掌柜,你们行的买卖越来越大,让你的那些保商交出鸦片来吧。当年伍掌柜伸手借给你爹五十万洋银,这才让你们行渡过难关,如今伍掌柜遭了大难,你不能眼睁睁地见死不救呀?”

    卢掌柜不提这事还好,梁掌柜听到这里,顿时发了火。

    “卢掌柜,你千万别给他我提这档子旧事!那些银子是姓伍的借给我爹的吗?那是他放给我们的债?你知道利钱是多少吗?比他娘的广州最黑的钱庄还高三成,那些银子我爹到死都没还完,子承父债,我爹没换完我兄长还,我兄长没还完以死了,这笔债直到前年我才还清。奶奶的,不提这事倒罢了,越提这事老子越生气,可惜巡抚衙门抓的不是伍秉鉴这个老吸血鬼,如果他死在大狱里,我他娘的请戏班子在家里唱五天堂会。”

    “你该知足了,当初伍掌柜不借给你那五十万洋银,你老爹便会被交给督抚衙门,然后查封变卖你们东昌行。”

    “哼哼,官府是虎,他伍秉鉴便是狼,如今虎咬了狼,我这只绵羊还是躲的远远吧。”

    梁掌柜这么一嚷嚷,又有几个掌柜的随声附和说:“梁掌柜说得对,这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卢掌柜只得叹口气说:“诸位,你们小行也有小行的难处,可是我们大行也有大行的苦衷呀,皇上皇后寿辰,赈灾,兵饷……”

    马掌柜冷笑了一声说:“卢掌柜,你别说这话,你越说这我便越生气,这些花费不是他伍秉鉴交的,这些行佣我们各行也都平均出了,你拿这说事实在是可笑。”

    “马掌柜说的不错,这些行佣本应该谁的买卖做的大谁便多出些,可是他伍秉鉴却嚷嚷着各行必须平均出,所以少说提这些让我们不痛快的事。”

    罗掌柜又适时地补上了一刀。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衙门因为鸦片的事情将我们折腾的苦不堪言,可是他伍掌柜竟然和颠地勾搭连环,有人风传他入了颠地怡和行的股份,伶仃岛停放的那些鸦片便有他的份额!”

    “罗掌柜,有些话可不能乱说。”

    罗掌柜听到这里,腾地站起身来,指着卢掌柜的鼻子骂道:“奶奶的,这事是捕风捉影,但是伍秉鉴将大量白银运到美国难道也是假的吗?”

    卢掌柜听到这里,吓得差点没蹲到地上,他赶快劝罗掌柜说:“罗掌柜,伍掌柜的义子福布斯如今在美国大修铁路,他缺钱,所以恳请伍掌柜入了股份,咱这是赚美国人的银子呀。”

    顺达行的胡掌柜见卢掌柜确实可怜,便出来当和事老说:“各位掌柜!虽说伍掌柜从前有些事情做的不对,但是这些年来他沟通官府,迎合朝廷,毕竟是给咱们十三行出了力了,诸位还是摒弃前嫌,伸手帮帮他吧,如今官府才是十三行的对手呀。”

    “胡掌柜说的不假,咱们十三行之间也是互保的,一旦这事办不利索,怡良一定会接着拿咱们开刀,旗昌行经过这场劫难最多被扒层皮,咱们这些小行,估计连命都保不住了。”

    “保不住拉倒!哪怕是倾家荡产我也不会去救伍秉鉴这只老狐狸出来。”

    潘掌柜说到这里,站起身来,摇头晃脑地离开了,梁掌柜,罗掌柜、马掌柜也站起身来走开,最后其他人都陆陆续续地走了。

    十三行开会,最后开了一地鸡毛!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诛清记》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