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爱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清记 > 第0356章 赶快烧死我吧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诛清记》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

    孙甲告诉韦昌辉说朱八爷是香山的靠山,而且他与杨秀清的妹妹九月关系也非同一般。

    没想到花头鸭韦昌辉撇了撇嘴,然后不咸不淡地说:“朱八那个老家伙在杨秀清跟前已经失宠了。”

    “王爷,你这是听谁说的?”

    “我安插在杨秀清府里的眼线替我打听清楚了。”

    “王爷,你胆子真是大,东王心狠手辣,如果让他知道了可就麻烦了。”

    韦昌辉嘿嘿冷笑了两声说:“奶奶的,杨秀清这个烧炭畜生的穷鬼真是可恶!当初如果不是靠着我慷慨解囊,将家里所有的金银粮食都拿出来,咱们能有今天吗?照理说东王的位置应该由我来坐,老子才是名正言顺的九千岁!”

    孙甲听到这里,连连恭维说:“王爷说得太对了,咱们的兄弟都因为这事儿心里不平。”

    “哼,你放心,我早晚要除掉杨秀清这个骗子。”

    孙甲眨巴着眼睛想了想说:“王爷,现在东王势力比咱们大得多,这个时候撕破脸恐怕对咱们不利哇。”

    “我正好借处死朱八这个手下的机会试探试探他。朱八那个老家伙倒是有些才能,起初杨秀清对他也格外器重,一直想重用他,但是这个老家伙心不狠手不黑,而且很顽固,不然他早就当将军拜丞相了,杨秀清越来越烦他,后来甚至想杀了他也严明军纪,只是念及是同乡,杨秀清当年又没少蒙他照料,所以才留了他一条狗命。”

    “王爷,咱可以不理会朱八,但是我还听说这个混蛋与杨秀清的妹子还有一腿。”

    韦昌辉摇了摇头说:“这不可能,杨秀清马上就要将他的妹子嫁给洪秀全的哥哥了。”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待会我就派人将明天处死这个妖孽的事情禀报给杨秀清,看看他什么反应。”

    孙甲竖起大拇指称赞道:“王爷果然高明!”

    “赶快去准备明日行刑的事情,咱们所有的人都必须参加,我要让他们知道天京城里除了有天王和东王以外还有北王韦昌辉!”

    “对,对,不光要让他们记住有北王,而且还要让他们坚信北王才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花头鸭韦昌辉听到这里,满意地点了点头说:“快去吧。”

    孙甲屁颠屁颠地离开了。

    香山被关进了东王府阴森潮湿的地牢里,他起初还琢磨着逃跑,满脑子想的都是小说和电影里的讲越狱的经典场面:伟大的基督山伯爵,肖申克的救赎,还有将监狱当成游乐场一样的迈克……

    想累了再看看周围的场景:地牢的墙是巨石堆积起来的,靠近房顶的地方有个巴掌大小的窗户,窗户上钉着拇指粗细的铁条,密密麻麻得连只蚊子飞出去都很费劲,再加上摔折的腿这会肿得跟象腿一般,莫说是跳,连他娘的爬都爬不动。

    他这会相信了:奶奶的,电影和小说里讲的那些都是他妈的骗人的!

    这会唯一的牵挂便是自己的心上人崔阿九,有朝一日逃离这个鬼地方赶紧找个人嫁了吧,他一边想着崔阿九,一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清早,孙甲带着几个人将香山弄出了地牢。

    香山这会饿得前胸贴后背,纵然是大清的死囚临死前都让吃顿饱饭。

    想到这里,他对孙甲说:“王八羔子,给老子端碗饭来,让老子吃饱喝足,归天上路也不能当饿死鬼。”“你他娘的想得倒美,活人都吃不上饭了,哪有这么多粮食供你糟蹋,莫说不让你吃饭,东王恨不得将你这个混蛋挖了五脏六腑,然后研制成腊肉吃。”

    香山不敢言语了,明朝的张献忠便干过这事,四川人被这个兔崽子杀光了,人被杀光了便没有人种地生产,自然也就没有吃的了,最后这个杀人魔头只得下令将丰富的尸体资源腌制成腊肉来解决给养问题。

    唉,那就当饿死鬼吧。

    香山被押上了一辆囚车,然后出了东王府的门。

    有人在前面鸣锣开道,一边敲锣一边扯着嗓子喊:抓住清妖了,马上送到讲道理大会凌迟了,欢迎围观看热闹啦。

    让香山很庆幸的是没有人搭理他们,更没有出现万人空巷,一群闲人争先恐后地聚集在街道边围观的场面。当年在广州城,因为假冒林则徐的事儿露了馅,他和赵神枪被广东巡抚怡良那个混蛋押往刑场砍头,当时广州城万人空巷都挤着看热闹,人们还用鸡蛋和菜叶砸他。

    唉,这种情况南京城没有出现,因为这里每天都有人杀人,每天都有人被杀,人们已经习以为常,安之若素了。

    站在木笼囚车里,想想待会便要被活活烧死,香山心里不由地一阵悲凉:奶奶的,还不如砍脑袋,一刀下去,“咔嚓”一声便一了百了了。

    点天灯实在是不好玩,浑身涂满脏兮兮的桐油,最后剩下半截黑炭一样烧尽了的干柴火。

    到了讲道理大会的高台下,花头鸭韦昌辉的手下能来的都来了,因为这是树立他威严的最佳场合,所有人都必须得到。

    在那套繁琐的仪式以后,香山被带到了高台上,然后脑袋朝下被吊了起来。

    原本摔断的腿就疼痛难忍,一天没吃没喝,肚子格外饿,脑袋朝下的结果是血液倒流,时间不成便开始头晕脑胀。

    “赶紧烧了吧,奶奶的,受够了!”

    香山这边等死,韦昌辉这边却不慌不忙,不紧不慢,一切按照流程走。韦昌辉先威严地训话,每当他提到自己时下面便欢声雷动,好不容易等他扯完了。

    孙甲拿出一张纸,结结巴巴地读了起来,这纸上没写别的,全部是怀念一代妖道鬼手张的。孙甲把这个妖道夸成了上帝的忠实信徒,洪天王的忠实拥趸,北王的好兄弟,鬼手张为了东王丢了性命,而杀死鬼手张的便是这个被吊起来的妖魔,所以这个妖魔是台下所有人的敌人……

    台下传来一阵阵哭声,他们都如丧考妣,一起低头怀念伟大的仁慈的道长鬼手张。

    看见眼前的这番场景,连香山自己都怀疑那个妖道不该死,而自己才是十恶不赦的恶棍。

    他这会啥也不想了:唉,正受不了你们,快点被烧死我吧。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诛清记》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