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爱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清记 > 第0432章 吴总督的职业操守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诛清记》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

    香山觉着李鸿章说得不是没有道理,他有些后悔!

    奶奶的,因为自己吃饱了撑得多管闲事,不仅耽误事儿,丢了马不说,而且更要命的是竟然引火烧身成了长毛党的仇人了。

    寻找赵神枪的事儿本来就够他劳神费力的了,如今更麻烦了。

    开弓没有回头箭,前面再凶险也得勇往直前了,他救赵神枪心切,早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李鸿章皱着脑袋琢磨了一番,最后灵机一动,他瞥了香山一眼说:“老弟,等你到了武汉,长毛党的大兵早就撤走了,所以你整天跟在他们屁股后面追恐怕很难找到你朋友。”

    “奶奶的,三岁孩子都知道这样费劲,但是除此以外还能有何办法?”

    “守株待兔。”

    “守株待兔?”

    “不错,长毛党占领了武汉,接下来便是攻打长沙,你跟着我回长沙,或许可以等到你的朋友。”

    眼前这位李二先生是出了名的诡计多端,这个混蛋一定是为了糊弄自己跟着他回长沙,所以才编出来这样的鬼话。

    想到这里,香山不以为然地瞥了李鸿章一眼说:“奶奶的,鬼才信你的话!”

    李鸿章“嗤”了一声,然后得意洋洋地拍了拍包袱说:“这里面有长毛党的作战计划。北伐失败了,如今他们的主要目标便是占领两湖,然后席卷粤桂统一华南,所以你用脚趾头也能猜到他们的下一站将会是长沙!”

    老家伙吴文镕也在旁边劝道:“少荃说得对,你还是跟着他去长沙吧。”

    香山思来想去,实在没有别的办法,最后只得点头答应了下来。

    李鸿章搞定了香山,然后回头对吴文镕说:“吴大人,咱们得赶快离开这里,待会那些长毛党回来咱们可就麻烦了。”

    吴文镕固执地摇了摇头说:“你们赶快走吧,我要与长毛党决战到底!”

    “还打个鸟哇!湖北已经溃不成军,如今您老人家缺兵少将,光杆司令一个,指望着啥跟长毛党决战哇?”

    吴文镕苦笑了一声说:“湖北失守,我身为湖广总督能往哪里逃?唯有死路了,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以后丢人现眼地被咸丰爷砍掉脑袋,还不如死在长毛党手里!”

    李鸿章继续劝道:“大丈夫能屈能伸,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再说大清朝的封疆大吏哪个没受过处分?革职留任的有,连降三级的有,被皇上骂得狗血喷头更是多如牛毛,您老还是跟我们走吧。”

    “唉,少荃哇,我吴某光明磊落,积攒了一辈子的好名声,无论如何也不能在朽木之年留下逃命总督的恶名,所以你们不用管我了,赶快逃命长沙去吧。”

    吴文镕已经抱定必死之心,所以无论李鸿章怎么劝,他都听不进去,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香山觉着吴文镕这个老学究太古板,太教条,爱惜身上那点光鲜的羽毛,将那点虚假的名声看得比生命都重要。

    不仅吴文镕这样,他混在太平军的日子里吗,太平军攻破的州府县衙,县令知府无不如此,明明能逃走,但多数都宁死不走。

    虽然可怜可悲,但是也不得不让人敬重他们的职业操守。

    最后李鸿章只得叹了口气地:“既然吴大人死意已决,,那我就不强人所难!”

    吴文镕听到这里,感激不尽地点了点头,然后冲着李鸿章笑笑说:“多谢少荃成全老夫!”

    李鸿章眨巴着眼睛想了想,劝吴文镕说:“吴大人,要我说您还是自行了断得了!”

    “少荃,你这是劝我自尽?”

    “如果你不跟着我们逃命,也不自尽,最后只能当长毛党的俘虏。”

    吴文镕听到这里,瞅瞅自己麻杆粗细的胳膊,再看看手里儿童玩具一般的薄片刀,最后点了点头。

    “少荃说的极是,我老吴本来就是文弱书生,如今又只剩下这么一把老骨头,要兵没兵要将没将,确实只能当俘虏了。”

    “您老是朝廷正二品的大员,长毛党从来没有捉住过职位如此高的官员,一旦被他们捉了去,他们一定会变着法的羞辱折磨您。”

    “奶奶的,士可杀不可辱,难道长毛党这样的规矩都不懂。”

    “他们的规矩是先辱了再杀,所以您老还是自行了断吧,省得还遭罪受屈辱。”

    听了李鸿章这番话,吴文镕不由地连连点头称是。

    站在一旁的香山听到这里,他觉着这事儿实在是不可思议,老家伙吴文镕铁了心的要死,李鸿章不仅不誓死阻止,竟然还劝他选择合理的死法。

    奶奶的,这些狗娘养的政治家的内心世界真是非正常人所能理解!

    李鸿章的一席话给吴文镕指明了出路,剩下的便是临终遗言和嘱咐身后事了。

    “少荃哇,你可记住了,千万别往了将信交给曾国藩,我听说崇伦那个王八羔子已经悄悄给皇上递折子告我的黑状,他将湖北战局失利的责任统统推到了我身上,以后皇上追究起湖北失守的事儿,让他无论如何得替我说两句公道话,不然我死不瞑目哇。”

    李鸿章慌忙回答说:“我知道了,您老人家安心地上路吧!”

    吴文镕心满意足地笑了笑,然后费劲巴拉地将手里的薄片刀举了起来,刀刃往脖子上一横,然后咬了咬牙,狠了狠心,最后攒足了最后的气力猛地往脖子里一切……

    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抹脖子了。

    总督大人的薄片刀打仗派不上用场,但是用来自杀却足够用,刀刃割破动脉,鲜血喷溅,接着如同开了闸的水一样顺着刀口涌流了出来。贵为大清朝堂堂正二品的吴文镕就这样脸上挂着笑,呜呼哀哉了!

    吴总督自杀这事后世褒贬不一,歌颂者有之,讥讽者有之,谩骂者有之,但是在香山看来,无论怎么说吴总督的职业操守确实让人敬重。

    吴总督死了,总不能让他暴尸荒野,香山和李鸿章慌慌张张地在周围寻找了半天,打算找一块埋尸的地方。苍天有眼,恰好不远处有眼枯水井,两个人合力将吴文镕的尸体投进了枯井当中。

    李鸿章和香山往枯井中丢了些枯枝败叶将吴总督的尸体盖住,然后李鸿章在井口拜了拜说:“吴大人哇,你先在这里委屈几天,等灭了长毛再给你来个风光大葬。”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诛清记》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