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爱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陆谨言花晓梵 > 第七百四十四章 查探地窖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陆谨言花晓梵》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

    “地下酒窖?”花晓芃柳眉微挑,“能带我们去看看吗?”

    “好的,陆夫人。”经理点点头,带着去到了度假村北面的酒窖。

    里面很大,存放了很多名贵的酒。

    花晓芃仔细的了每一个角落,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酒窖每天都会有人看守,检查里面的温度、湿度,这里装的全是老板从世界各地买来的好酒,怕是坏了一瓶,我们也赔不起。”经理说道。

    花晓芃摸了摸下巴,如果是这样的话,把人运进来,关在里面,可能性并不大。

    回到酒店之后,她把平面图摊到了桌子上。

    陆初瑕喝了一口果汁,低低的说:“如果是绑架勒索的话,应该会有一个团伙,绝对不止两个人。从昨天到现在,已经过去0个时了,对方是不是应该打电话过来了?”

    “警方已经派人把这里监管起来了,未经允许,任何人都不准随意进去,电话和络也都被监控了。倘若真的是绑架的话,绑匪和司马钰儿都还在度假村里,一打电话就会把自己暴露,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花晓芃分析道。

    陆初瑕点点头,“只要妈妈还在这里,我们就一定能找到她。”

    安安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喝着果汁,“如果事实证明,真的是她想要毒害我的孩子,陆董是不是会包庇她,不让我把她交给警察处理?”

    花晓芃幽幽的瞅了她一眼,“先找到她再说吧,如果找到的是一具尸体,你也不用追究了。”

    “也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安安把目光落到了平面图上,看了许久,如有所思的说,“这个地方真的没有其他密室或者暗道了吗?民国时期,军阀混战,加上日本侵华,很多大户人家都会在家里修建暗道,好躲藏起来。我记得时候,我爷爷最喜欢看的电影就是地道战,里面那些村子,几乎每家每户都会挖地道。日本鬼子一进村,大家就会藏进地道里,等日本鬼子走了再出来。”

    “有可能那个酒窖,就是过去乡绅建的密室。之前是用来躲避战乱或者空袭的,现在被改建,变成了酒窖。”花晓芃说道。

    “那她会被关在那里?”安安挑眉。

    花晓芃也不知道,无论如何,被人绑架总比意外失足掉进湖里要好得多,毕竟还有一线生机。

    掉进湖里,肯定是死了,绝无生还的可能了。

    度假村的老板让人在外面方圆一里外都装上了监控,杜绝死角。

    要是司马钰儿真的死在这里,度假村肯定要停业整顿,他这个董事长也得引咎辞职。

    真是飞来横祸啊。

    研究了一早上的平面图,花晓芃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警察已经对这里进行了地毯式,除非有密室之类的地方,否则再也没有什么意义。

    中午的时候,陆宇晗回来了。

    陆初瑕朝他跑了过去,“爸爸,打捞有没有什么进展?”

    陆宇晗摇摇头,外面还在下雪,这对打捞寻找是很大的阻碍。

    花晓芃安慰的说:“没有消息,才是好消息,只要没有找到尸体,就还有活着的可能。”

    “说的也是。”陆宇晗点点头。

    陆谨言走过来,搂住了花晓芃的肩,“我带你去吃饭。”

    她抚了抚肚子,忙活了一上午,确实饿了。

    去到餐厅,大家坐在了同一张桌子上。

    花晓芃体贴的为陆宇晗夹了一块鲍鱼,“父亲,后面还有很多事要做,多吃一点,才有精力。”

    陆宇晗没有胃口,司马钰儿生死不明,他如何吃得下,他的心就像在烈火上炙烤一般的焦虑。

    陆初瑕倒是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胃口依然不错。

    “今天的鲍鱼真好吃。爸爸,我知道你很难过,如果妈是被绑架的,老大一定会想办法救她出来的。如果她是失足跌进了湖中,那肯定是偷偷摸摸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老天要惩罚她了,我们也阻止不了。”

    陆宇晗摇摇头,沉重的叹了口气,“你这个丫头还真是没心没肺,无论她做了什么,总归是你的妈妈,难道你希望她死吗?”

    “我当然不希望她死了,就怕她自己作死呀,如果真的是这样,您要付一半的责任。”陆初瑕撅撅嘴。

    陆宇晗狠狠的震动了下,一抹悲哀之色从脸上流溢出来,“是我没有照顾好她,才让她飞来横祸。”

    “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都怪你的纵容,让她变本加厉,不知进退。如果你能及时劝诫她,让她悬崖勒马,也不至于把自己给作死了。”陆初瑕慢条斯理的说。

    这话就像一记闷雷沉重的击打在陆宇晗的天灵盖上,让他头昏昏,目涔涔,而五脏翻腾。

    “难道在你的眼里,你妈妈就是个十恶不赦的人吗?”

    “也差不多了。”安安在旁边自言自语的添了一句。

    陆宇晗幽幽的瞅了她一眼,“安安姐,我要记得没错的话,你跟钰儿的关系应该挺好的。”

    安安搓了搓手,“我跟司马阿姨其实没有什么交情,是她总是来找我。每次一见面,她都会鼓动我去陆家闹,说这样才能早点让孩子认祖归宗。今天早上,我听说了,念念中的毒很可能是司马阿姨下得。她想要借此来诬陷晓芃,挑拨我们之间的矛盾。所以我想要快点找到她,跟她问个清楚,她为什么连一个婴儿都不放过?”

    在她看来,司马钰儿八成是凶多吉少了,她得赶紧向花晓芃示好,把自己和司马钰儿的关系撇得一干二净。

    陆宇晗的嘴角抽动了下。

    安安的话,他并不相信。

    这个女人就是棵墙头草,风吹两边倒,她肯定是看司马钰儿出了事,怕连累到自己,就把过错都推到她的身上。

    “你还真是两面三刀。”

    他的目光极为凛冽,安安吓得缩了缩脖子,不再说话了。

    陆谨言嗤笑了一声:“反正只要是实话,你都不爱听,只相信某个女人编造的谎言。”

    安安觉得他是在帮自己说话,心里顿时暖洋洋的。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陆谨言花晓梵》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