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爱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夫君有点坏 > 第190章:别人的恩恩怨怨,同我没什么关系。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我的夫君有点坏》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

    灯光下,我打量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宫九,热心地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我有武功,把你送出城,应该还是可以的。或是你这里有什么朋友吗?我可以帮你传个信。”

    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上次的大恩,终于有报答的机会了,我真心诚意地想帮他。

    他这伤,肯定不是他老爹搞的事,在外面被人欺负了,跑回家不就安全了?京城到应天又不是很远,只要出了城,一条道就跑到家了。

    慕容谨说望月宫同太子是一伙的,那太子肯定不会对他见死不救。随后又想到,伤他的人,可能是我那官家父亲的人。除了官家的人,别人也没这个胆子了啊。我要是救他,是不是在助纣为虐呢?

    这种种思索,并未动摇我要帮助他的念头。

    别人的恩恩怨怨,同我没什么关系。

    我在帮助一个朋友罢了。

    他喝了半杯我的菊花茶,慢悠悠地说:“现在出城门盘查的严,不好出去。”

    我装着不知情的样子,惊讶而又略带些慌张地说道:“你惹了官府的人?他们追到你家怎么办?”

    宫九带着些不屑的口气说:“在明处谁敢动我,他们这是在我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猛下黑手,给了我个措手不及。我要是死在他们手里,或许会成为无头案子。这次要是躲得过,他们哪里还有机会,再来第二次这样的事。”

    我诚意地又问:“帮你送个信呢?”

    他立马接话说:“不行,能到我朋友手里的信息,说不定在同样时间也到了别人那里。没弄明白真相前,谁都不可信。”

    我脱口而出:“那你还信我。”

    他扬了扬他那细长的眉毛,说:“你又不是朝三暮四的官府人。”

    昏黄的灯光,笼罩着他。眉眼俊俏,表情淡然,身在危险之地,也看不出有什么惊慌。他与慕容旋同岁,看起来,比慕容旋成熟太多了。

    同样是富贵人家的少爷,同样武功高强。单从外表看,慕容旋像是某个武林世家被宠着的少年剑客,明朗阳光,洒脱不羁;宫九则像哪个书香世家的风流公子,文质彬彬,俊雅秀气。

    我纳闷地问:“你这望月宫的独苗少爷,出门没一个人跟着?没人去给你家人送个信吗?”

    “死光了,二十八个人全死了。”

    我抽了口凉气,忐忑地问道:“是什么人干的?你知道吗?”

    他面色平静地说:“不知道来路,都是高手。”

    我继续追问:“从身手上看不出来吗?”

    “蒙了脸,为首一人用的好像是消失了很多年的黑水刀法。”

    “黑水刀法”也叫“鬼刀”,变幻莫测,看不出套路。师父讲过,二十五前,北方一个叫黑水寨的地方,全寨的人都练习这种刀法。奇怪的是,那个寨子在一夜之间,被血洗,一个活口都未留下,自此那种刀法也在江湖上消失了。

    究竟是什么人搞的惨事,是江湖上八大未解之谜之一。

    不是慕容谨。我暗自松了口气:“你挺厉害,那么多高手,都能跑掉,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你这里能不能让我呆一晚上?最好再给我找身衣服。白天路上人多,好混出去。”他这说话的内容以及语气,搞得我错以为自己是他多年的老朋友。。

    我“扑哧”笑了:“对我这么信任啊,也不怕我绑了你去报官。今天还有官府的人来查过,他们是不是来找你的?”赶忙又说:“不对,他们找的是女的。”

    宫九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若有所思地说:“你不是同你大哥私奔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呆住了。

    良久后,有些无力地说道:“你怎么认得我?”

    他咧了一下嘴角,说:“我猜的果然没错,你是慕容明月。在京口时就说要来京城,还果真来了。你大哥呢?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未加思索地说:“他要去海上办些事,在彭城的时候,我们就分别了。京城繁华啊,我就是想来这里长长见识,结果钱被偷了,身无分文,又没认识的人,只好把自己卖出这里,混个暂时容身之所。”嘿嘿一笑,接着说:“等我在这里住够了,就偷跑出去了。他们这些人,是挡不住我的。”

    他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我说:“私奔是怎么回事?”

    我眨了眨眼说:“慕容家说我是望月宫的细作,容不下我了。慕容谨不想做家主,就利用我也跑出来喽。”

    宫九眼角弯了弯。

    理由就是用来讲讲的嘛,总比闭口不答的强。信不信是他的事。

    我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你怎么猜到的?”

    “什么?”

    “慕容明月。”

    “你朋友是慕容家大少爷关照过人,她是同里人,她的朋友很大可能也是同里人。同里如你这般模样的,又叫明月的人,很多吗?”他笑得很愉快的样子,“旋风说过,他有个极可爱的师妹叫明月,一招飞花逝水,耍得如嫦娥下凡。”

    我抚了抚额。

    他接着又说:“前天还听说,旋风的师妹祝东风杀入江湖了,一招击败三十五个江湖高手。”

    我嘿嘿一笑说:“相信了吧,我是很高手的。”说着打开衣柜,拿出一件天蓝色的女装,扔到他身上,“你换件衣服,我送你出城。”

    宫九稍稍犹豫了一下,就开始脱衣服。

    我赶忙转过身去。

    “说说你的计划。”

    “你跟着我就行了,从现在开始不许再问我问题。”

    撒谎是个很费脑筋的事,身边跟个人,随便时问你不想回答的问题,压力大啊。

    ------题外话------

    5年前啊,慕容谨5岁了。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我的夫君有点坏》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