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某伪娘的诸界之旅》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

    短短的几个起落间,恩奇都便无视了腰间的伤痛与浸湿的衣襟,后撤到吧台所处的范围外,暂时脱离了“舔食者”的视野和攻击范围。同时,她的手中也已经握上了从背上取下的沉重金属长枪。

    在这种突发状况下,相比起需要弹药补给的枪械,足够坚固的近战兵器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随后,他才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一把全新的突击步枪,并换上了一个装满的弹匣。

    至于原来被打飞的那把步枪?先不说它就掉在了吧台的一角,那将“长鞭”偏斜开一记阻挡,更是让它的枪身断裂到已经无法再使用的地步了。

    虽然八成新的枪管还能再使用个几次,而且弹匣也近乎全满,但现在可不是讨论这种废物回收之类悠闲事情的时候啊。

    似乎是认定了恩奇都是自己的下一餐般,这头“舔食者”并没有缩回身守株待兔的等待下一位受害者,而是直接从天花板上窜下,在四肢站稳并发力向着一侧沙发弹跳的同时,它再次张开了那参差不齐的恐怖大嘴。

    在有所准备的情况下,恩奇都自然能够躲过这种程度的袭击。并且,与对方一致,在侧身闪避的同时,他双手握持的步枪也开始喷吐烈火。

    对方可不是什么简简单单就能打发的普通丧尸,他直接就把扳机扣到了底。

    不过,既然“舔食者”是在移动中发起的袭击,那么步枪的战果也就可想而知了。毁伤效果先不论,射出的十数枚子弹中直接命中才不过三四颗,而且基本都在不怎么重要的躯干部位。

    随后的战斗就仿佛进入了垃圾时间般,在失去了先手偷袭的优势后,“舔食者”的突袭就只能在他的身上勉强留下一道道的擦痕。反过来,面对在各种杂物所组成的复杂地形间,几乎从未停下过的怪物,突击步枪的火力也可以说是微不足道。

    确认自己临时制定的以退为进计划无以为继后,恩奇都也不由的“切”了一声。

    不过,就在双方因此而僵持不下的时候,战斗的转机说到就到:伴随着“舔食者”高低起伏的吼声,从附近通往其他区域的走廊上,传来了数目不的脚步声和碰撞声。

    来者是谁,根本无需多问。

    恩奇都对此并不感到惊讶和疑惑,虽然曾经也抱有一丝希望,或者说奢望,但早在确认了“舔食者”的存在后,他就已经预料到了此时的局面。

    如果附近有怪物存在的话,当时黑人大叔的队根本不可能在这里停留休整。而地上躺着的诸多怪物,更不可能“恰好”在这一刻连一条道路都不留的全部涌进来来。

    因此,毫无疑问,这头“舔食者”即使没有命令与控制这些更低等级“丧尸”的能力,做到呼唤和驱离之类的简单驱使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没错,“舔食者”是“丧尸”的高位存在,无论是这里还是在别处,虽然它同样无论在哪,都仅仅只是阶梯的最下层就是了。

    即使能够通过驱赶和呼唤“丧尸”,从而布下这一陷阱的它,似乎已经从那暴露却未萎缩的大脑中,重新拿回了初步的智慧。

    决定一种存在是否强弱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这对于不同的阵营、种族、世界观等等,有着各种各样的解释和坚持。而对于而言,那一关键因素便是“权限”……咳咳,由于这方面实在太过于复杂,所以事实上,对于的划分依照大流的取决于怪物体内所拥有的罪能上限,和所能造成的破坏。

    级,便是最底层的一阶,拥有最低10,最高100点的罪能上限,并且可以单独击杀一名不会受到各种负面影响,发挥正常稳定,穿戴整齐的标准战士——简单举例,就是星际时代的标配步兵,一身精铁装备的四级战士,或者有名气的筑基期弟子等等——这也是常用的计数单位来着。

    向上还有d级(能够单独歼灭一支十人队),级(能够单独击溃一支万人军团),<b级(能够单独毁灭一座战争要塞),a级(能够单独正面击败星际国度/>修真门派等),以及s级(能够单独击杀规则神/>动摇位面存在根基)

    除此之外,似乎还有着最上层的级,不过那就不是由恩奇都等人所在的这支部队所负责的存在了。

    换句话说,不仅仅是那些“丧尸”,连恩奇都自己现在也只是不入流的存在罢了。

    从某种角度讲,能够与“舔食者”战斗到现在还不分上下,他自身的战力已经算是超越寻常的存在了。

    但这也就是极限了,就如同越往后的等级间差距越是天差地别般,“入流”与“不入流”之间也是质的差距。他此刻想要在短时间内无伤,亦或者在怪物群的围攻中击杀“舔食者”,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那么,既然做不到无伤,如果反过来的话?

    就在双方似乎一成不变的互相攻击与闪躲之中,恩奇都似乎由于精力消耗过大,而犯了个错误般,在侧身闪躲时并没有彻底的让过对面射出的长舌。

    在被毫无阻隔的贯穿了右下腹后,更是本能般的扔掉了突击步枪,在双足向前发力抵住的同时,双手一把抓住了那条满是倒刺的“红色长鞭”。

    而下意识的开始收回舌头半秒后,这头“舔食者”也宛如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然后同样放弃了向着旁边翻倒的圆桌跃去的打算,转身向着看似已经放弃了反抗的“猎物”扑去。

    不过,那被视为“猎物”的“少女”,脸上并没有出现惊慌失措或者放弃希望的晦暗表情,那明亮的双眼下,所展露的是在鲜血的点缀下,看着猎物上钩的平静微笑:

    “呵,这下就……抓住你了!”

    没错,当意识到此时此刻的现状时,恩奇都毫不犹豫的放弃了僵持与退走的打算,因为那两种选择都将置自己于被动的险境,并且最关键的一点在于——对局面不会有任何的帮助。

    然后在昂扬却也冰冷的思维中,他在确认了大致的成功率后,就无视可能遭受的严重伤势和极大危险。

    并非乐观的认为不可能遭遇,而是冷漠的将自己排除在计划之外。

    并非置之死地而后生,仅仅只是“习惯”了而已。

    当然,将这个思考的过程和最后的决定,称之为放弃思考与热血上头的“aaaaagh”过去,也并无不可就是了。

    在确实抓住,甚至对方送货上门的这一刻,恩奇都微笑着松开了自己的右手,向后握住了背上的金属长枪,紧接着向前用力一掷!

    “给我乖乖的……倒下吧!”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某伪娘的诸界之旅》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