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爱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登基吧,少年 > 第五十六章 相门户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登基吧,少年》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霍宝将童军日常考核之事,吩咐了侯晓明一遍。

    “一旬小考,满月大考,三次小考不过关降级听用,三次大考不过关,调出童军。童军千人定编,也未必就要满千人,不怕空缺,宁缺毋滥。”

    侯晓明正色应了。

    童军拢共分三批,前两批九十四人,都是黑蟒山下来的;后者千人,是曲阳扩军。

    又加上张千户的外甥,这就是一千九十五人。

    定编千人,那最少要精简九十五人的。

    可这兵马,不是多多益善吗?

    尤其是这世道,只有嫌人手少的,谁会嫌人手多?

    侯晓明直接听命下去了。

    霍宝带了霍豹离开县兵大营,两人没有直接往王家去,而是先往四方客栈给马驹子、牛清送行。

    路上,霍豹问出心中疑问:“宝叔,不是专门分了辅兵?武考不过,转辅兵不就行了!”

    “民夫数万,也顶不住精兵数百。回头给你们讲几个精兵的例子,你们就晓得了。”霍宝道。

    中国历朝历代的特种部队中,超过千人的都是举国之力供给;童军定编千人,其中能操练出的精兵满五百之数,在这乱世就有一战之力。

    三国陷阵营,七百人,对阵无敌。

    隋唐燕云十八骑,十八人打败数千突厥兵。

    大唐玄甲骑,一千人,对抗数万人,斩俘六千。

    北宋背嵬军,五百人,破十万金兵。

    只是想要养精兵,战马、盔甲、兵器,三者缺一不可。

    马场都在北方,朝廷辖下,眼下有钱也没地方买去,先放在一边。

    盔甲与兵器,离不开铁与钱。

    “过几日我会去趟金陵,曲阳这边就交给你留守!”霍宝想到这里,低声道。

    “嗯,我定好好看家!宝叔是去接大爷爷与石头哥么?也该接了,放他们在金陵也不安心。”霍豹道。

    金陵还是朝廷天下,要是霍五占了滨江的消息传过去,霍大伯爷孙就成“白衣贼亲属”,说不得就是牢狱之灾。

    霍宝并不担心,不是狠心很肺,而是相信老爹。

    老爹外方内圆,想事情比自己周全,不会让霍大伯爷孙陷入险境。

    说话的功夫,两人到了四方客栈。

    马驹子、牛清已经收拾得差不多,准备启程。

    大堂桌子上,是四色表礼,酒一坛、糕一包、糖一包、绢布三尺。

    “怕你们粗心想不到这个,我就先预备下了!”马驹子指了指,笑道。

    霍豹忙躬身谢过。

    霍宝看了眼秀秀,秀秀指了指后厨,没有说话。

    昨晚霍宝离开前,私下跟秀秀订了一条火腿、一桶鲥鱼,打算做今日上门礼。

    马驹子好心预备下四色礼,这人情霍豹得领,霍宝也不会节外生枝。

    霍宝道:“师姐要是方便,就留半天,也替豹子掌掌眼。”

    马驹子爱拿主意,真要给她机会,说不得就要对霍豹摆出嫂子的谱指手画脚。

    不过“长嫂”又如何?论起长幼尊卑,还能尊过他这堂叔去?

    要是马驹子敢摆谱,他就跟着摆谱就是了。

    这豹子是霍宝当用的,他不希望别人影响霍豹行事,哪怕是亲人也不行。

    马驹子闻言,面上带了犹豫。

    牛清忙道:“如今日头落得晚,天长,下晌再走也来得及。五叔那边,要是晓得豹子相亲,指定也想听个准信!”

    马驹子又看霍豹。

    霍豹带了几分不好意思:“要是不忙,就跟着过去看看。”

    马驹子笑道:“你不嫌我多事,我就走一遭。到底你们都是小小子,多个女人家跟着也好说话。”

    这会儿倒是记得自己是女的。

    “也不是外人,表哥同去。”霍宝招呼道。

    “不了,既然得了空,我就再往西街转转。”牛清摆摆手,道。

    除了粮食配给,粮店没法开张之外,曲阳其他的铺面陆陆续续都开张。

    霍宝便没有勉强,带了四色礼,同马驹子、霍豹往王千户家去了。

    王千户家离四方客栈不远,三进大宅,看着很是体面,原是前县尉新翻建的宅子。

    白衫军进城,前县尉战死,遗孀受辱,直接跳了井。

    等到曲阳“收服”,县尉家的兄弟要卖宅子南下投亲,旁人都嫌刚死了人忌讳。

    王千户祖上是仵作,家里不忌讳这个,就低价入了手。

    王千户早吩咐人在胡同口盯着,等三人刚到,王千户就迎了上来。

    眼见多了一人,王千户也没有露出意外之色;待看到霍豹手中提着的四色礼,面上更热络,忙招呼道:“哎呀,快进快进!你们婶子一早就叫人杀鸡宰鹅,一会儿咱们好好喝几盅。”

    众人随王千户进了前院。

    院子甬道两侧地砖都撬了起来,沿墙根摞着,露出的土地成了两片菜地,加起来不到半分地,一侧是小白菜、小萝卜;一侧是葱、蒜、韭菜。

    旱灾之年,这小菜园倒是极难得。

    不管王家之前如何,随着曲阳变天,已经改换门楣,成了这曲阳县说得上的人家,可没有置仆从,还自己种菜,这日子不像暴发户,过得倒是踏实。

    等过了垂花门,就是正院。

    正院比前院要大的多,足有两、两分地大小,正房门前两棵海棠树,其他除了甬道的地方,也都种满了菜,一色的大白菜,都一尺来高,眼看要长成。

    廊下,一个三十来岁的敦实妇人站着,笑盈盈与身边少女说话。

    眼见有人进来,两人都望了过来。

    那少女十分白净,面如银盆,面容身形肖母。

    霍宝扫了眼霍豹。

    这没出息的小子,脸跟蒸熟的虾子似的,又红透了。

    “当家的,这就是小宝爷吧!”

    妇人大踏步迎了上来,在三人之中,准确找出了霍宝,也不外道,直接拉了胳膊,赞道:“不愧是县尉的侄儿,这品格还真有些县尉大人的模样。”

    妇人并不是胡乱奉承,邓健身上少了粗鄙,霍宝又自带斯文,两人都不是爱闹爱说的性子,沉稳劲有些相似。

    霍宝躬身道:“见过王婶子。”

    妇人忙扶了起来:“这到了家来,就当自家一般,不用这么外道。”

    霍宝又介绍马驹子与霍豹:“这是我驹子姐,我马六叔家的千金;这是小侄堂侄霍豹,今年十五……”

    马驹子另一重身份,自有王千户告诉妻女,不用霍宝多说。

    妇人目光在霍豹身上定了定,笑道:“好,好,都是好孩子……”说着,拉过身边少女:“这是我家大妞,今年十三……来,叫人,这是小宝爷,这是你马家姐姐,这是你霍家二哥!”

    少女福了福,口中道:“见过小宝爷,将过马姐姐,见过霍二哥!”

    低眉垂眼,老实沉稳。

    马驹子连忙上前扶起:“妹子好品格,王叔父、王婶子有福气。”

    少女眼见这大长脸、雌雄莫辩的姐姐,还是安安稳稳模样,也没有慌张好奇,立时赢了马驹子好感。

    马驹子好话更是不要钱的往外淘:“妹妹真会长,这小脸白嫩嫩,这眉眼也好,真是处处都随了婶子,看着就是有福的。”

    妇人爽朗笑道:“不过是寻常,莫要臊她!咱们屋里说话,让你妹妹去炖蛋茶。我这闺女别的我不敢夸,只这厨房里的活计儿,如今也差不多上手了!”

    众人被迎到厅上。

    霍宝、霍豹随张千户在厅上坐了,马驹子直接被妇人带进了里屋。

    少一时,少女端了个大大的托盘进来。

    霍豹见了,连忙上前接了。

    托盘上是五个二大碗,几个调羹。

    所谓“蛋茶”,不是那种茶水冲鸡蛋的“鸡蛋水”,而是糖水荷包蛋。

    同四色上门礼一样,这“蛋茶”也是淮南习俗,招待新女婿上门时吃的。

    妇人直接叫闺女炖蛋茶,这少女也没有半分不情愿模样,显然是相中了。

    霍宝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虽晓得今天相看只是形式,亲事不好拒绝,可这两下里心甘情愿,到底圆满。

    再看那蛋茶,白嫩嫩的荷包蛋足足六个。

    霍宝扫了下托盘上其他二大碗,都是如此。

    有个会过日子的娘,就怕闺女养着吝啬小气的毛病,如今看着,这该大方时并不小气。

    霍宝真心将霍豹当侄儿待的,对着未来侄儿媳妇难免就带了挑剔。

    瞧着马驹子态度,与霍豹这同手同脚的丢人样,这叔嫂两人对这王家大妞都十分满意。

    霍宝瞧着,这王大妞有些矮、有些胖,性子还略木讷,并不算十分出色,可再想想霍豹的伶俐劲儿,配这样女子,说不得还正是匹配。

    马驹子随妇人从里间出来,手中拿着一个帕子,又对少女赞道:“妹妹这针线鲜亮,这手还真是再巧不过……同妹妹一比,我爹倒是白养了我……”

    少女抿嘴笑道:“不是什么手艺,就是分线,马姐姐要是想绣什么,我帮姐姐分线。”

    “哈哈!好,总有那一日,要求妹妹帮忙。”马驹子笑道。

    王千户夫妇都带了笑,马驹子是未来嫂子,就算是两家过日子,到底是亲妯娌,自然是相处得好更好。

    夫妻两人又齐齐留心霍宝反应。

    眼见霍宝端着蛋茶,吃的香甜,一口接一口,这两口子提着的心也放下。

    这蛋茶都吃了,这门亲事应该是砸实了。

    两口子不晓得,霍宝的勉强。

    勉强的不是这门亲事,而是眼前这碗蛋茶。

    荷包蛋是好东西,可这糖水不晓得放了几勺糖,忒甜。

    齁嗓子。

    霍宝担心自己放下就没有勇气再端起,才忍耐着一口一口……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登基吧,少年》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