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妙手小毒妃》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

    夜空晦暗,零零碎碎的几颗星子悬挂空中,慕容复踏月而归,府门侍卫恭敬行礼,他挥退一旁随时听候命令侍奉的下人,进入府邸没多久,等候多时的该隐出现在他面前,恭谨道。

    “凤主子曾来过府上,有事想谈,你不在,她就离开了。”该隐将今日之事缓缓道来,继而顿了顿,“凤主子有意离开此地,主子可要与她谈?甄儿现今在府上,凤主子希望她留在太子府,有个照应。”

    甄儿是凤天歌的贴身丫鬟,她都愿意将其留下,只怕这一走,绝非一两日便归。慕容复深色瞳孔微微内敛,恰好泄露了此刻内心翻涌的情绪。他明白其中重要,略微考了一二,吩咐道“我知道了,甄儿由你照顾,我需出门一趟。”

    慕容复安排下来,迈步离开。

    院内盛开艳丽的花朵儿携带着馥郁的花香,尤其是晚上,别有一番滋味,房内点燃几只蜡烛,用灯笼罩着,发出柔和的光芒,摆放整齐的方桌椅,与捆上的素雅帘子,无一不透出素雅。

    镂空的雕花窗棂微闭,凤天歌坐于窗前,微风翻卷起了衣裙,她一手撑着额间,一手拿着一本古书,饶有兴致的翻开看着,不觉时间流逝。

    红烛燃烧过半,蜡油落在灯内,凝聚一大块在底下。

    烛火有些暗,凤天歌正想着挑一下灯芯,稍沉的敲门声忽地响起,他先响了两下,就没有再继续,又过了片刻,敲门声重新响起,比原本的力道稍重,敲门者似在做某种考量。

    “是谁?”凤天歌挑了挑烛火,房间比先前亮了些,她放下细签,方才出声询问对方。

    “是我。”门外传来熟悉的温和声,又认为夜深人静,她不会轻易开门,故而加了一句,“慕容复。”

    凤天歌听声音就知道他是谁,本就有心告别,在他出声的下一刻就打开了门,以至于慕容复余音还未落,合上的门就已经大开。

    “我听的出来你的声音,不需要多言。”凤天歌侧身让出一条路,“进来吧。”

    慕容复勾起唇角,迈步走进她的房间,凤天歌看了一眼房外,重新将门关上。

    “今日我有事,不在府中。”

    “我知道。”纪梦夕提起放着的茶壶,摸了一下外壁,入手微热,应该是换过一段时间的茶,她拿出两个茶杯,提起茶壶倒了两杯清茶,多看了慕容复一眼,“我去找过你,希望你能顾着些甄儿,她是我在乎不多的人之一。”

    “仅是如此吗?”慕容复执起白玉茶杯,心底情绪不明,意有所指的追问着。

    “你认为呢?”这个问题答之无益,四两拨千斤,凤天歌重新将问题拨回去,环视了一眼空寂的房内,轻笑一声,“看在你我熟识的份上,交给你我更为放心。”

    慕容复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扶椅,没有再说什么,凤天歌重新拿起未看完的书籍,消磨着所剩无几的时间。

    “我想,该隐很高兴代替我做此事。”慕容复忽地开口,对上凤天歌看过来的目光,温笑答道,“甄儿交给他最好。”

    “这一点,我同意。”凤天歌赞同他说的话,翻开新的一页,继续往下看。

    “我着实没料到你会这么快离开,除了这里,你还会去什么地方?又有什么好地方想去?”慕容复抿了口澄清的茶汤,放了有好一会儿,有些凉,入口滋味差了些,腹中只剩细微凉意。

    “天地之大,可以到处走走。”凤天歌放低书沿,露出一双清澈的明眸,眼中的若有所思的神情,含带着向往,她颇为随性道,“或许我会停留南楚国,去其他地方看看,也或许会游离其他国家,我曾听闻些奇珍异宝,可以采些灵药炼制研究。”

    慕容复把玩着白玉杯,心中泛起浓厚的兴趣,看着凤天歌意味深长的目光中充满了探究,他知晓凤天歌会用毒,炼制丹药这事,却是没有听说过。

    凤天歌还有什么底牌没有尽显,他越来越好奇了。

    “若你希望,我认识一些人,可以给你良好的帮助,事半功倍,你也不要绕远路。”

    “不必了,这是我的事,更何况我不想惹上莫须有的麻烦。”凤天歌果断的拒绝,甚至没有任何犹豫。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一点凤天歌再清楚不过,慕容复这般好心,只怕算盘打得正响,将她卖了都不知道。

    “我很相信你。”慕容复唇角的笑容无比温和,对凤天歌的拒绝毫不掩饰的表示遗憾,看似真情实意,“如果说我全心对你好,没有自己的目的,你也不会信。我直言吧,你知道我身中剧毒,若有你相助,想来毒方有解。”

    慕容复戒心不输给她,说是解毒,实际目的恐怕只有慕容复自己知道,在他面前透露底细,并不是聪明的行为。

    凤天歌扯了扯嘴角,选择隐藏实力,故作无奈道“我一个半吊子,没有任何帮助,你太高看我了,我只不过知晓皮毛。”

    “半吊子?”慕容复挑了挑眉,习惯她的作风,饮尽杯中清茶,他虽然不明白这词的意思,但从凤天歌话语中,也能猜出一二,无疑是不愿意透露真实实力的借口罢了。

    可惜了,凤天歌若能与他合作,只怕事半功倍,毕竟在这南楚国,会炼制丹药的少之甚少,何况是她这般不知深浅的人物。

    慕容复的反问着实让她愣了一下,以往的习惯不是什么好事,凤天歌扶额道“你是聪明人,我想我不必解释。”

    慕容复不是一个钻牛角尖的人,凤天歌既然这么说了,那他也不再抓住这个点不放,却仍有些不甘的问道“你当真想拒绝我的帮助,拒绝你我珠联璧合?”

    “珠联璧合?”凤天歌笑了一声,合上书,清透的眸子似能看近他的内心,“只怕对你一人有利吧。真当我不知你打的什么算盘?”

    “这真是……。”慕容复敲着扶椅,叹息的吐出一声,“遗憾啊。”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妙手小毒妃》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