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爱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来自缪星 > 第240章 我自己要来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我来自缪星》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

    毛峦根本没法回答杜墨,这锥心之痛没让他晕过去都算不错了。

    等他挣扎许久,杜墨才重新恢复了平静:“告诉我,屠杀KV0号星上那几万难民,是不是胡彪带的队?”

    毛峦疯狂的大笑起来:“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又是“夺”的一声,利刃这次剁在了他的肩胛骨上,等于是把他这个人钉死在地上了。

    不过毛峦已经痛得麻木,他索性“卟”的一口血水喷在杜墨面门上:“哈哈哈哈,劳资就不告诉你,让你这个狗东西猜个够,怎么样?你拿劳资没辙,那些人脑和胎盘,劳资也吞了好几个,我告诉你那滋味好得很……”

    “嗤————”

    他的语声突然断绝,眼睛死鱼一般突凸出,因为他的脑袋被杜墨切了下来。

    拳套上的变形装置再度启动,军刺化为十字刃“嚓嚓嚓”的急速旋转开来,如同一把电扇把毛峦的大脑绞成了粉末。

    所有的血水骨渣脑浆喷了杜墨一脸,使得他的面容也显得狰狞可怖。

    但他的脸色并不好看,因为这时他才发现通道大门无声无息的多出一条人影,自己竟然没有觉察得出来。

    丁蒙默默的看着他,口气显得很平静,但也很感慨:“是胡彪带的队,我已经调查清楚了。”

    杜墨的神经这才微微松了松,他慢慢站了起来:“那些被抓的女人和孩子呢?”

    这一次丁蒙沉默了很久才开口,声音很低沉:“没有活下来。”

    杜墨厉声道:“一个也没活下来?”

    丁蒙面无表情说道:“这一路上我没有感知到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的气息。”

    杜墨盯着他:“我一直在奇怪,你这么好的身手,又隐瞒了身份,绝不可能是单单为了来这里当苦力。”

    “那你呢?”丁蒙凝注着他。

    杜墨拒绝回答。

    丁蒙叹了口气:“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肯定这些人没有活下来?”

    杜墨道:“你说!”

    丁蒙道:“我和他们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只要是他们的气息,我就能够感知到。”

    杜墨这才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原来你是为了这个而来的。”

    丁蒙道:“我看你也是。”

    杜墨的表情终于缓和了:“我不单纯是,但是我来之前给我的导师保证过,如果不能为那些无辜的人讨回公道、伸张正义,那我就不配做一个源能者。”

    丁蒙道:“你的导师放心你这样子来到柏古星?”

    杜墨露出了激昂的表情:“他肯定不放心,但是他也说了,如果我连这群海盗都对付不了,那我也可以不用回去了,连这点历练都无法完成,不如死在这里,省得将来丢他的脸。”

    他这副中二的样子很是自信,说出来的话也未免有些自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丁蒙就是笑不出来,他反而感觉到胸口有些发热。

    有些人相遇是因为他们是同一类人,而有些人相遇则是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所以走在了一起的人,彼此之间反而不会产生敌意,只有一种相知的感觉。

    果然,杜墨“咔嚓”一声收回兵刃,打量着丁蒙:“你是绿箭兵团委托而来的?”

    丁蒙沉默着,道:“你错了!”

    杜墨道:“哦?”

    丁蒙道:“不是委托,是我自己要来的,当然,你也可以把我当作绿箭兵团的人,我说过,我并不是你的敌人,我来这里也只有一件事要做,就是做你刚才做的那件事……”

    他的眼前忽然浮现出斯莱曼、宇亮、阿俏、山子的面容:“具体要做些什么,可能连我自己都不清楚,如果非要形容的话那就只得一句话,为了那些不能作战的人而战。”

    杜墨这一次露出了惊诧的表情:“斯莱曼请你来的?”

    丁蒙也微微有些惊讶:“不是请,朋友之间不需要请。”

    杜墨长长的出了口气,神色之间仿佛有些激动:“斯莱曼叔叔和我的父亲曾经在源能者阶段是朋友,他们同时报考学院,我的父亲常常提起他,对他非常的钦佩。”

    丁蒙点点头:“所以你也来到了这柏古星?”

    杜墨正色道:“不是他要我来的,是我自己要来,圣辉联邦对这件事可以没有反应,但是作为圣辉联邦的源能者,对这件事不能视而不见,不管别人怎么看待,反正我不能无动于衷。”

    丁蒙笑了:“你很不错!”

    杜墨这个时候却伸出一只手来,脸上带着一种无比真诚的神色,认真的自我介绍道:“杜墨,圣辉联邦蓝月星,蓝极星城星辉大学,优等学生,光速系初级战尊。”

    丁蒙也慢慢的伸出了右手,认真的看着他:“丁蒙,星际流民。”

    杜墨这才大吃了一惊:“把天狼兵团飞星城搅得一塌糊涂的那个丁蒙?”

    “是我!”说这话时,丁蒙褪去了《千影萡》的伪装,露出了本来面目。

    杜墨顿时张大了嘴巴:“你……”

    丁蒙笑道:“你觉得我不是?”

    杜墨摇了摇头,口气说不出是羡慕还是嫉妒:“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年轻。”

    丁蒙道:“你看起来也并不老。”

    杜墨露出了一丝苦笑:“那不一样的,星际流民,唉……”

    他是行家,也跟丁蒙试探性的交过手,他知道丁蒙是远远强于自己的,他就跟当初的曲青等人一样,平时都被人视为天之骄子,是联邦的未来之星,但丁蒙这等怪胎居然是星际流民,这实在令人感慨。

    丁蒙不动声色的把毛峦尸体上的手提箱摘下,然后装进了自己的背包中:“不要叹气了,我也在学校呆过,这外太空和学校不一样的。”

    “为什么不一样?”杜墨不理解。

    丁蒙叹道:“有时候讨回公道就不能像你这样心软,你虽然实力不错,可是杀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杜墨已经用不着问为什么了,因为整个动力室忽然一闪一闪的泛红光,显然是警报已被触动。

    他微微感知了一下,原来是他刚才使用《残像》打倒的这群工作人员中,还有人并没彻底丧失行动能力,一个年轻女人无力的斜倚在一个控制台边,但是左手似乎已经按下了台下隐藏着的红色方块,那分明就是机械报警装置。

    这并不是杜墨疏忽大意所致,而是他之前的出手有瑕疵,说白了就是武技还没有真正的炉火纯青,对力量的控制还没有达到精确入微的地步。

    不过现在却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杜墨的反应还是非常迅速,几个箭步冲回反应炉前在一个控制台上噼里啪啦一阵猛按。

    半分钟之后,还在1号楼6层许梦晴房间里的楚中羽眼前忽然一黑,房间内部的所有灯光全部熄灭了。

    “什么情况?”楚中羽一下子站了起来。

    伊蓝关闭了硉晶光璃上面的幻象,伸头朝外面望了望:“许姐,这里的供能系统好像是中断了……”

    许梦晴坐在沙发没什么反应,似乎对此并不惊讶。

    但楚中羽就坐不住了,脸上露出了不屑的冷笑,自己好歹是陆铭请来的贵宾,你们就是这样对待贵宾的?关键时候你给劳资来个停电,黑灯瞎火的玩着有什么意思?还玩个卵啊?

    其实用不着他质疑,因为这个时候圆形广场上大批佣兵已经集结,陆铭、管白、毛展和胡彪率众望向号楼一层,警报是从地下动力室发出的,情况估计只得一个,那就是逆源晶体出意外了。

    胡彪正在指挥众人:“看好所有的出口,尤其是号楼一层,其他的出口狙击手准备,只要不是我们团的人,哪怕是飞出来一只蚊子也得给我杀了……”

    管白正在腕仪上观看一个时前的画面:丁蒙和嘉茂在广场上并肩走向号楼的一层。

    陆铭的脸色显得很阴冷,要么是这个野狼有问题,要么就是嘉茂有问题,当然,后者的可能性很,嘉茂毕竟是楚四少的人,海天集团不可能也不屑对极盗兵团玩这种阴的。

    想到这里陆铭沉声问道:“是系统问题还是供能断了?”

    管白立即答道:“系统被人为的关闭了,所有即时画面都无法看到,毛峦也联系不上。”

    陆铭果断发令:“下去看看,具体是什么情况?”

    “我去!”毛展那粗壮的身形率先走出了人群。

    陆铭道:“其他的不要管,先确保东西安全。”

    “明白!”说完这句毛展就朝号楼迅速走去。

    他敢单独下去无非就是仗着自己刚体系战尊的实力,不管下面是什么情况,反正别人休想伤着他,只要他没事就能确保逆源晶体不会脱离极盗兵团的掌控。

    地下控制中心层的休息区域如同一个布置整齐、装潢精美的食堂,中央是一排排四人座的橙色餐桌,四周是一面面电子屏幕,墙角还有几台简易的游戏机和娃娃机,这显然是工作人员们平时用餐娱乐的场地。

    毛展走下来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餐厅正中央一张桌子上摆满了汤菜饮料,有个陌生的家伙正坐在那里大吃大喝,看那副连盘子都要舔干净的样子,感觉这人像是一年半载没吃过东西。

    毛展忽然冷静了下来,仔细的打量着对方。

    丁蒙正吃得开心,直接把一大碗面条倒进口中,呼噜噜的吞嚼着,一边吞还一边往嘴里塞鸡腿:“呵呵,这地方真好呀,这么多吃的。”

    毛展也笑了:“确实好,东西多得吃不完。”

    丁蒙乐了:“来来来,一起来吃点。”

    毛展居然也没发难,径直走上前在丁蒙的对面稳稳的坐下了。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我来自缪星》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