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武侠之无尽吞噬》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

    宋老头并没有因为翟默的嘲弄而反击,而是无比沉重地说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能尽一分力是一分吧。”

    卓蕊、西门进、吴业满脸敬意。

    特别是卓蕊,她在很早的时候就能深切地感受到宋老师的情怀和志向。

    翟默不吃那一套:“听着确实有些热血。那你有没有听过另外一句话,我想想啊,嗯……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你对着我这个整天为了肚子忧心的角色说那些热血话有什么用?我之所以上你的船,只是因为完成任务有大奖那句话而已。救西门进和吴业这两个子,脑中头一个想法就是敲他们一个月的午饭钱。”

    “我知道!”

    宋老头认真看着翟默,苦口婆心道:“你的心态我都知道,因为我曾今也是那么过来的。吃不饱穿不暖,连个正规身份都没有,坏事情做过不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被官兵调查,钻都没地方钻。心里非常痛恨压迫,但是无可奈何。”

    翟默听着。

    宋老头续道:“大黑潮来临,死的最多就是受着压迫的穷苦人群。我今年九十八岁了,上一趟大黑潮还历历在目,每每想起来都心有余悸,恨不得……”

    “什么玩意?”

    翟默打断,上下打量着宋老头,乐出声:“就你这模样,应该只有九十八岁的大半而已吧。我横看竖看,你都还没到返老还童的境界。都这么一大把年纪,竟然还能保持看美女的心态,当真是老当益壮啊!”

    西门进噗的喷出酒来,赶紧擦拭着嘴角,连声说着不好意思。

    卓蕊和吴业看着翟默,很是无语。

    宋老头见翟默死活不肯接话,心中叹了一口气,不过很快提起精神:“嘿,看美女也是保持年轻的心态嘛,以后一起看?哦,你已经和芊雪那个姑娘勾搭上,那还是算了。你放心,饭是肯定能吃饱的,待我传你几招绝学,你就不用怕秦文耀了,再出几次风头,定能和赤河帮帮主搭上话。”

    换个角度。

    翟默摆手:“绝学指的不会是你那个整天拿来吹牛的洞世魔眼吧?”

    宋老头赶紧否认:“不是吹牛,是真厉害。不止魔眼,其他厉害的招式也有,只要你想学。明明有一身不错的功力,却只有一招刀法傍身,不觉可惜吗?”

    西门进非常羡慕。

    宋老头不是一般的看重翟默,然而翟默却一点也不领情。

    翟默哼道:“我甚至不需要刀法,一杆狼牙棍就足矣。蛮龙我都能呼死,你别以为昨天在秘境里我真的不行,还不是怕触犯规矩从而受到惩罚。我若是硬来的话,藤条林的宝贝会轮到那个假光头和他那所谓的同党?”

    吴业此时摸到翟默的心思,摆明了不肯接宋堂主的话。

    宋老头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特殊情况可以特殊处理。”

    翟默暗喜。

    这种夸张和自大的说法效果不错,彻底洗脱了秘境的嫌疑。

    “时候不早了,这两个子还有伤在身,我看酒局先散了。这次任务算成功吧?奖励什么时候发你通知一声,我会第一时间赶过去领。往后最好别散些奇奇怪怪或者太过危险的任务,要不然我会跑路的,我来学堂就是为了保命加清净,危及生命的事情我可不干。”

    翟默干掉最后一杯,冲西门进和吴业使了个眼色。

    西门进还想待一会儿呢,不过吴业拉起了他,告辞:“堂主,卓老师,确实还有伤在身,需要回去治疗一下,您二位看?”

    宋老头微笑道:“回去吧,明天我会让柴通送药过来。”

    吴业和西门进同时感谢。

    待三人走远,卓蕊疑惑道:“老师,干嘛对翟默那么客气?他虽然有些本事,可是这脾气未免也太过……”

    宋老头笑道:“怎么,输给他心有不服啊?”

    卓蕊红着脸,细声道:“给老师丢脸了。”

    理由不是找不出,比如说翟默阴险,明明没中毒却装作中毒的模样。再比如说,翟默的用了法宝辅助。还有,她毕竟是一对三,虽然暂时打趴了西门进和吴业,但不能忽视。

    可惜,输了就是输了。

    这就是战斗,不计手段,不论人数,只看输赢。

    宋老头叹道:“他的脾气也不错。或许坏,但我看着顺眼,因为我当年也是这样的。说说看,他的特点如何?”

    卓蕊想了一下,老实回道:“横练功夫是实打实的,同品级的武士肯定经不住他那把大刀的几下重砸,换成狼牙棍或斧子会更可怕,我的连环腿已经有不低的火候,然而却要踢足九下才能化解其中劲道。他的真气的纯澈度和密集度都非常恐怖,足可和武圣平分秋色,甚至更胜一筹,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练的。另外,他竟然能轻松解掉我的毒,不知道是服用了丹药还是有一套精妙的解毒心法。”

    “刀法呢?”

    “简单霸道,同品一刀足可定胜负。冰花术是我最得意的招式,却被两边的旋风卷走大半,犹如秋风扫落叶,最后一爆更是威力绝伦,应该是个糅合招式,看似简单,施展起来绝不容易,最少有五六年的火候。”

    宋老头听完之后:“除了解毒一项,其他都说中。”

    卓蕊虚心问道:“那老师,您认为他是如何快速解毒的?”

    宋老头摇头:“不知道,我怀疑是抗性的缘故。你的毒药是各种罕见的野外毒草炼成的,他在山野打混,应该没少接触,遭的次数多了,抵抗能力自然就变强,拖延一些时间不成问题,然后用纯澈无比的真气一剿,随便就逼出体外或者直接炼化。”

    卓蕊受教,又问:“老师是否真想培养他?”

    宋老头道:“人才难得啊!”

    卓蕊道:“并非学生刻意诋毁,我觉得他很怪,表面一副吃饱喝足就万事无忧的模样,实际上满身秘密,很不领老师的情,总岔开话题,警惕心十足。”

    宋老头淡淡道:“正常。我试探他,他当然也会试探我。警惕和秘密都没什么好说的,凭什么一上来就掏心掏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说的好啊!慢慢来吧,他没经历过大黑潮,急不来的。”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武侠之无尽吞噬》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zuiai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zuiai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