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作品:夫人猛如虎[红楼]|作者:苗苗1988|分类:武侠|更新:2016-07-18 02:35:30|字数:9920字

其实,真要计较起来,贾家的子嗣长相都格外的不错。且不说那些个已经完全长开的,单说几个孩子好了,也是个顶个的出挑。

因着瑚哥儿早夭,二房的珠哥儿算是荣国府小辈儿里头年岁最长的一个了。今年九岁的珠哥儿,小时候身子骨有些羸弱,虽说一直精心养着,可这两年因着抽条长个儿的关系,看着还是比同龄人要消瘦许多。可饶是如此,依然能够看出这个俊俏的哥儿,再加上他素来稳重得很,看着还有一种温润如玉的气质。

比珠哥儿略小一岁的琏哥儿,单论容貌或许是同辈之中最为出挑的。他的五官极为精致耀眼,就如同老天爷精雕细琢出来的一件精品瓷器一般,十足十的一枚小美男子。

就连如今还是个小毛孩子的十二,也是一样的让人难以忽视。且十二身上有一种寻常孩子所不曾拥有的成熟气韵,倒是更衬得他愈发惹眼了。

至于姐儿们,元姐儿和迎姐儿显然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时年七岁的元姐儿五官已经长开了,看着就似一个含苞待放的小小少女。又因着她打小就被严格教养着,言行举止极有大家闺秀的风韵。反观迎姐儿,许是因着年岁小,也有可能就是因为她太圆润了,哪怕如今已经不似小时候那般滚圆了,却仍还是一脸的婴儿肥,可爱逗趣自是有的,旁的估计近几年内都不可能出现了。

然而,即便荣国府小辈儿的孩子们个顶个的出众,却没有一个能同王家那位姐儿比拟。

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只一照面,就给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再细瞧去,眉目如画眼波流转,这才叫天生丽质难自弃。即便如今年岁尚小,可一颦一笑之间,自带无限风情,唯有“惊艳”二字可以略形容几分。

比起头一回见到王家姐儿的那拉淑娴,旁的人显然要镇定得多。王夫人拉着王家大太太说着话,贾母则让元姐儿将王家姐儿唤到了跟前,还褪下了手腕上的绞丝金镯非要塞给人家当见面礼。当然,除却那拉淑娴之外,迎姐儿也是头一回见到这位亲戚家的小姐姐,只是她年岁太小,与其说是惊艳,不如说是嫉妒来得更为恰当一些。

不是嫉妒王家姐儿的容颜,而是嫉妒……

“姐姐!二丫头的姐姐!”迎姐儿眼睁睁的瞅着元姐儿拉着王家姐儿的手,一道儿往贾母跟前去,登时气得直跺脚。等她看到元姐儿并不曾因着她的叫喊回转过来时,更是伤心的眼圈都红了。作为荣国府最小的孩子,虽说是庶出的,可她本人并没有这个嫡庶的概念,故而只觉得自己喜欢的姐姐被人抢走了。这么想着,只越想越心酸,一个没忍住就扑进了那拉淑娴怀里嘤嘤嘤的小声哭了起来。

那拉淑娴登时有些哭笑不得了,偏迎姐儿闹得动静略大,这会儿诸人的目光都望了过来。那拉淑娴只得拉过她,忍着好笑调侃道:“平白多了个姐姐,二丫头不高兴吗?”

迎姐儿愣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已经被贾母搂在怀里的王家姐儿,又瞅了瞅站在一旁的元姐儿,歪着脑袋仔细想了想,瞬间就被说服了:“嗯,新来的姐姐!”

小孩子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况且王家大太太母女俩来这儿主要还是为了探望王子胜父子俩,王家姐儿更是完全没想过要跟个胖乎乎的小不点儿争宠。在解开了迎姐儿的心结后,三个小姑娘很快就玩到了一块儿。而女眷这边,有王夫人做中人,一时间倒也算是和乐融融。

只是,待无人注意时,那拉淑娴悄悄的向身后的石榴招了招手,低声了吩咐了两句。石榴亦低声答应着,旋即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又过了少许时候,容嬷嬷低头颔首的走了进来,并未惊动在场之人。只是,等她走到那拉淑娴身后时,目光扫过了王家姐儿面上时,登时身形一顿。

容嬷嬷过来后不久,贾母便唤散了,说是不耽误人家夫妻、母子见面,又因着王子胜父子俩是住在前院家学里的,只吩咐了鹦鹉带着她们往前头去。

“老太太。”忽的,那拉淑娴开了口,“不如让张嬷嬷带亲家太太过去罢。正好她儿媳妇儿就在家学里头做事儿,回头想要吩咐甚么也方便得很。”

贾母闻言微微一怔,不过旋即想到这不过是小事儿一桩,便无可无不可的点头应允了。等王家女眷离开后,余下诸人也就各自散去了。那拉淑娴拉着迎姐儿的小胖手回了荣禧堂,权当没看到赵姨娘满是期待的目光。

回了荣禧堂后,那拉淑娴陪着迎姐儿玩了一会儿,又一同用了午膳,直到迎姐儿都歇午觉去了,容嬷嬷才从前头回来了。一见着那拉淑娴,容嬷嬷先是下意识的四下张望了几眼,确定屋内无人后,又将房门给合上了,回头对上了那拉淑娴颇为无奈的眼神后,容嬷嬷才凑过去用近乎耳语般的声音道:“主子!那人是不是宜、宜妃娘娘?!”

……

……

宜妃,郭络罗氏,满洲镶黄旗人,乃是康熙帝四妃之一,也是圣宠最盛,受宠时间最长的妃子。其一生承受君王宠爱,享尽荣华富贵,育有三子,皇五子胤祺、皇九子胤禟、皇十一子胤禌。可惜,年轻时候的风光无限,到了晚年却因次子胤禟站错了队,晚景凄凉。待送走了三个儿子后,宜妃也跟着撒手人寰。至乾隆二年,入葬景陵妃园寝。

不管怎么说,宜妃都是一位奇女子,且因着同为上三旗人,那拉淑娴曾与她有过两面之缘。

头一次,大概是在那拉淑娴两三岁时,那会儿还是康熙年间,宜妃仍是高高在上的四妃之一。那拉淑娴只跟在家中长辈身边,远远的看了一眼。只这么一眼,就让当时尚且年幼的她,真正的领悟了何为美人。而事实上,那时候的宜妃娘娘已然年迈,纵是如此那通体的气派足以让她感到心惊。

第二次,却是她已经指婚给了宝亲王,虽尚未正式完婚,然入宫于她而言却成了再平凡不过的事儿了。雍正爷跟康熙帝最大的不同在于,前者统共就那么几个儿子,真正能拿得出手的,唯有宝亲王一人。也因此,她这个钦定的未来宝亲王侧福晋,也就跟着水涨船高了。而二度见到宜妃,却是有人存了看笑话的心,拉着她一道儿看热闹的。也就是这一次,她真真切切的看清了这个被康熙帝宠了半辈子的女人。

只是令人惋惜的是,在此之后没过多久,这个曾经圣宠无限的绝世美人最终还是化作了一捧枯骨,徒给世人留下满腹感概和唏嘘。

那拉淑娴犹记得,尊贵如雍正爷,都曾写过一句极为怨念的话:

‘……皇考未登梓宫前,仓猝之际,宜妃母妃见朕时,气度竟与皇太后相似,全然不知国体。’

尽管谁也不知当时雍正爷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写下了这些字据,可不得不说,曾经的宜妃娘娘,就是宫中最靓丽的一道风景。即便她先后为康熙帝生下三子,也不曾有损她的任何美貌,反而更添了妇人独有的韵味。甚至抢眼到让当时贵为新帝的雍正爷都觉得格外的碍眼,甚至之后,无论是雍正还是乾隆,在尊封先朝妃嫔为太妃时,都刻意的将宜妃排除在外。

过度的惹眼,有时候在看不惯的人眼里,恐怕就是极度的碍眼了。

同理可证,当时的宜妃在六中之中该是多么的惹眼,以至后来的两任帝王都不愿意给这个圣祖宠妃哪怕一点点的体面。

然而,不管旁人是何思何想,至少在那拉淑娴看来,宜妃曾是所有女人最梦想成为的那种人。有时候,她甚至在想,倘若当年的九爷胤禟并不曾站错了位,甚至……

可惜凡事没有如果。

……

……

“谁知晓呢?都说人有相似,况且咱俩谁都不曾见过宜妃娘娘小时候的模样。”话是这么说的,可那拉淑娴面上的神情却充分的证明了,她压根就不相信这仅仅只是一个巧合。可若不是巧合,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相似……

真就有那么相似的两个人?

“主子,难不成您觉得那就是宜妃娘娘?这也太离奇了!”容嬷嬷皱着眉头,苦苦思索了一阵子后,还是摇了摇头,“奴婢是不大了解那一位,可那位走时都多大年纪了?康熙十六年就被封为宜嫔,雍正十一年才走的,怎么着都上了七十了罢?这个年岁,若真的成了个小丫头,真能掩饰得那么好?奴婢方才冷眼瞧着,王家姐儿确是一脸的天真不谙世事,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七十老妪了。”

“嬷嬷可记得,最后一次看到她,是个怎样的情形?”那拉淑娴眉眼弯弯的,眼底里却闪过一丝狡黠。

满怀期待所生的三子胤禌早夭,把她放在心尖尖上的康熙帝驾崩了,次子胤禟夺嫡失败被圈禁而亡,就连长子胤祺都先她一步离世。与这些事情相比,七十老妪又有甚么可在意的?

可以说,那拉淑娴最后一次看到宜妃时,正是宜妃一生中最狼狈不堪之时。父母、夫君、儿子们都离她而去,在经历过人世间最大的悲伤后,她展现在诸人面前的,仍然是那个屹立了大半个康熙朝的宜妃娘娘。

说真的,这样的人,倘若能获得跟那拉淑娴一样的际遇重活一次,过得绝不会比任何人差。

“那位可真是个人物。”容嬷嬷下意识的点头附和道,可旋即,她又摇了摇头,“可这也不对。小孩子跟大人总归是不同的,就说十二阿哥好了,要不是咱们千瞒万瞒的,他指不定早已被人发觉了。纵是如今勉强藏着掖着,也能轻易的瞧出他同寻常孩子的不同。若王家姐儿真是那位,只怕早已满城风雨了。”

荣国府出了一个小天才,这事儿早已不是甚么秘密了。隔壁宁国府且不说,但凡是跟荣国府关系稍微好点儿的都知晓了此事。只不过,因着贾赦和珍哥儿金榜题名一事,稍稍冲淡了这一切,毕竟比起空有虚名的所谓天才,金榜题名才是实实在在的事儿。

可王家那头,却从未传出过一星半点儿的传闻。

“许是投胎转世呢?咱们可都没喝孟婆汤,这才记得前尘往事。若是那位喝了呢?再不就是,咱们是佛家说的夺舍,而那位……既有跟着前世一般无二的面容,指不定那位的来路才是最最正当的。”那拉淑娴嘴角微扬,顷刻间便已做出了决定,“虽说雍正爷和乾隆帝都不喜这人,可我倒是蛮欣赏她的。甭管是不是转世,这个人我也要定了。”

“要?如何要?”容嬷嬷傻眼了,这可不是前世的东西六宫,那拉淑娴也不在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了。索要人家闺女,谈何容易?这可不是王夫人房里不起眼的庶女,而是一品武将家中的正经嫡出小姐。虽说王子胜那人看着就不靠谱,可人家祖父还健在呢!

“嬷嬷且放心,我自有我的法子。”

那拉淑娴明面上倒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暗地里却是早早的盘算开了。说真的,对待一个顶着宜妃面容的小姑娘,哪怕人家确是年岁还小,也确是不记得前尘往事了,她还是没法心大到真把人家当成小闺女看待。毕竟,那位从辈分上来说,是她的祖母辈儿的。

待迎姐儿午睡醒来,那拉淑娴差不多已经有了个章程,只是真要实施起来,难度还是有些的。

<<<

“娘!娘!娘!”

至日落西山,那拉淑娴瞅着外头的天色渐暗,便吩咐葡萄过来先将账册都收了,又回忆了一番未来一段时日的大事儿,正打算吩咐人摆饭时,就听见琏哥儿扯着嗓门大声唤着她。略等了片刻,便见琏哥儿莽莽撞撞的撞开了门帘,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做甚么这般慌慌张张的?”那拉淑娴狐疑的瞧了琏哥儿一眼,见他一脑门子细细密密的汗,忙拿帕子帮他拭去。可琏哥儿压根就没这耐心,索性伸手夺了帕子,自个儿胡乱的抹了抹,便拉着那拉淑娴衣袖,摇晃着撒起了娇来。

一旁的迎姐儿看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那拉淑娴也有些诧异,却并不发问,只等着琏哥儿主动开口。

说白了,琏哥儿只是个单纯的小孩子,哪怕如今抽条长个儿了,其本质上仍是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熊孩子。见那拉淑娴不主动发问,他没捱一会儿,就憋不住全说了:“娘,那个漂亮妹妹怎么不在家里住呢?”

“漂亮妹妹?”那拉淑娴一时没回过神来。

“嗯嗯,就是今个儿来咱们家做客的那个漂亮妹妹呢!长得特别特别的漂亮,眼睛那么大,那么圆,黑漆漆的。笑起来眉毛都会飞,还有两个很好看的小酒窝。对了,她身上的衣裳也特别好看,不像咱们家不是藕粉色就是嫩黄色。她穿了一件大红绣花的对襟袄子,特别好看!”琏哥儿顿了顿,似乎是见那拉淑娴无动于衷,又拿手去拉袖口,不依不饶的道,“娘,那个漂亮妹妹去哪儿了?娘把她要过来养在咱们家里好不好?”

“妹妹!”迎姐儿主动凑上来,拍着满满都是肉的小胸口,自豪的道,“二丫头是漂亮妹妹!”

“你走开,你个小胖子!”对上迎姐儿,琏哥儿一瞬间变了脸色,没了方才的不依不饶,有的只是百般嫌弃,“一点儿也不漂亮。”

迎姐儿登时懵圈了。

这档口,十二也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迎姐儿一看是她最喜欢的小哥哥来了,忙不迭的下了暖炕,连鞋都没穿,就扑了上去:“小哥哥!琏二哥哥欺负我!”

可怜的十二,在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被迎姐儿扑了个满怀。可他又不是那拉淑娴,本就不大的人,偏迎姐儿又胖,速度还快,登时整个人仰面倒去。要不是站在他后面的石榴忙上前托住他,说不准就被迎姐儿扑倒在地了。等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十二登时没好气的推搡了迎姐儿一把,满脸嫌弃的道:“胖丫头!你不知道你真的很胖啊?差点儿把我的心都撞出来!”

“太太!”连着两次受到了致命一击,迎姐儿纵然只是个两岁半的小姑娘,也知晓胖不是甚么好事儿,再加上被两个哥哥嫌弃成这样,登时眼圈一红,趴在那拉淑娴膝盖上,半天都哄不起来。

那拉淑娴只好拿眼瞪十二:“琮儿,去外头沿着荣禧堂跑上五圈。”

“甚么?!”十二惊呆了。

“琏儿,你去书房写二十张大字,写完回头让你爹瞧瞧,若不过关继续重写。”那拉淑娴一脸的淡然,只这般笑眯眯的瞧着两个儿子,明确的表明这事儿没得商量。

于是,继十二之后,琏哥儿也惊呆了。

虽说俩人都有惩罚,不过琏哥儿选择先吃饱了再去写大字,左右那拉淑娴也没规定甚么时候交。而十二却是选择了先去跑圈再用晚膳,因为如果反过来的话,他一定会吐的。

等贾赦回到府里,先顺道儿去家学那头刺激了贾政一番,等到了荣禧堂,迎面就看到自家宝贝幺儿绕着荣禧堂在跑圈。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贾赦旋即当做没看见似的,进了屋里。

——小孩子们,就喜欢蹦蹦跳跳的,看来回头可以在府里寻个妥当的人,教宝贝幺儿练武了。

然而,更惊悚的事情还在后头。等贾赦进了荣禧堂后,随口问了琏哥儿在何处,就被告知琏哥儿早早的吃了晚膳,如今正在书房里用功的练大字。于是,继两个儿子后,贾赦也跟着惊呆了。

“淑娴,这俩孩子是怎的了?琮儿倒是没甚么,小时候嘴馋,长大了好动,也算是寻常,要是他真喜欢跑跳,回头给他寻个师傅,专门教他就好了。可琏儿呢?他这是又要作甚么幺?没跟着琮儿一道儿去外头玩,反而窝在书房里练大字?魇着了?”

那拉淑娴嘴角微微抽搐,谁会在掌灯时分魇着?

“琏儿和琮儿联手嘲笑二丫头胖,被我惩罚跑圈和练大字。”那拉淑娴没有做任何隐瞒,直截了当的为贾赦解了惑。

“嘲笑二丫头胖?”贾赦下意识的看了过去,炕桌旁,已经用完晚膳的迎姐儿,这会儿正一把又一把的往自己嘴里塞点心,登时不由的脱口而出,“二丫头确实很胖呢,琏儿和琮儿没说错罢?”

迎姐儿拿点心的手一顿,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向贾赦。后者完全没有任何的愧疚之情,只继续插冷刀子:“我原觉得琮儿小时候挺胖的,可一瞧二丫头就知晓了,她一个人顶俩琮儿。要是跟珠儿那孩子比的话,可是不得了了,只怕三个珠儿也不如咱们的二丫头。啧啧,二丫头太胖了,我估计以后她还会更胖。”

贾赦说话的语速太快了,快到那拉淑娴根本来不及阻止。因而,那拉淑娴只无奈的横了贾赦一眼,转身将迎姐儿搂在怀里,柔声哄了起来。

然而,指望贾赦这人学会看人眼色,那几乎等同于贾政考上状元。那拉淑娴才哄了两句,贾赦又再度开了口。

“胖乎乎的不是挺好的吗?不都说了能吃是福吗?就二丫头这圆滚滚的小模样,这福气简直比旁人多了好几倍呢。就是如今还小看着可爱,等长大了,估计没人会夸她长得好看,只会说……哎哟,这是个小胖姑娘还是个小肉丸子呢?哈哈哈哈哈!”

那拉淑娴&迎姐儿:………………

等奶娘将大哭不止的迎姐儿抱走了之后,那拉淑娴仍按着太阳穴一脸头疼不已的模样。反观贾赦,这会儿已经换人摆膳了,还满脸无辜的问着:“二丫头怎的了?好端端的哭甚么?我可没抢她的点心,对了,琮儿小时候那么小气,碰到二丫头不也让着吗?这屋里有谁还会跟她抢点心?”

“老爷,在您眼里,小孩子哭就是因着点心被抢了?”那拉淑娴茫然的问道。

“不然还能是因为甚么?对了,还有挨打,小孩子一打就哭的,不过我和你都不打孩子。”贾赦也很是茫然,以他的脑子,思考再久也想不到迎姐儿究竟是为了甚么哭的。好在贾赦极有自知之明,想不出来索性就不想了,只向那拉淑娴招呼道,“媳妇儿同我再一道儿用点儿。”

因着心里头存着事儿,加上方才已经同迎姐儿用过晚膳了,那拉淑娴只草草的用了小半碗汤,见贾赦吃得差不多了,才放下碗筷,笑着道:“老爷,我还真有个事儿要同您说道说道。”

“甚么事儿?总不能是老太太又作幺了罢?”贾赦瞬间抬头,一脸警惕的问道。

这下,那拉淑娴总算是明白了贾赦的脑子究竟有多奇葩。敢情在他心目中,小孩子只会因为挨打和没点心吃而哭,贾母不会旁的只单会作幺,那么由此可推论,贾政这个蠢弟弟就只会犯蠢了。

说真的,有那么一瞬间,那拉淑娴真的很想知晓自己在贾赦心目中是个怎样的形象。不过,一想到贾母等人,那拉淑娴就忍住了,直觉告诉她,那绝不会是甚么好话。

“今个儿王家大太太带着她家姐儿来咱们府上做客了。”

那拉淑娴开门见山的说了事儿,只是她这么一开口,贾赦瞬间低头只管自己吃喝了,显然,他对于王家人的事儿半点儿兴趣皆无,仅仅是碍于那拉淑娴的面子,才勉为其难的听着。

“我是头一次见到王家姐儿,那模样长得真是好极了,瞧着教养也不错,年岁也合适,索性就说给咱们家琏儿罢。”见贾赦这番态度,那拉淑娴索性一口气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再看贾赦,后者已经快被噎死了。

“……咳咳咳咳!媳妇儿你这事儿谋杀亲夫呢!!”好不容易顺了气,贾赦一脸控诉的道,“还有,甚么叫做说给琏儿?这是怎么个意思?你往日里不是一直喜欢琏儿更多一点儿吗?怎么……”

因着知晓真相,那拉淑娴素来给予十二绝对的自由和信任。往详细了说,倘若是一道儿用餐时,她会劝琏哥儿慢点儿,让迎姐儿小心烫,却不会对十二叮嘱甚么。而一旦三个孩子发生了冲突,她也惯常都是责怪十二的,况且事实上多半的确就是十二故意坑人的。

可外人不知晓真相,尤其是贾赦,他深知在瑚哥儿还在世时,也是极受宠爱,乃至溺爱的。到了琏哥儿,亦是如此。哪怕并非亲生的迎姐儿时,那拉淑娴也给予了全部关注。唯独对待十二时,贾赦总觉得那拉淑娴有些漫不经心的。以贾赦的心性,断然不会去责怪那拉淑娴,故而只能暗中对十二愈发的宠爱,借机补偿一二。

“对呀,三个孩子里头,我的确更喜欢琏儿一些,所以才想着把王家姐儿说给他。”那拉淑娴完全不掩饰自己的偏心,只恨不能给予琏哥儿更多的疼爱。

贾赦傻眼了。

在贾赦看来,撇开早夭的瑚哥儿,如今房里这三个孩子,最惹人疼的应当是十二才对。琏哥儿大了,如今更是正经的嫡长子。迎姐儿倒是小,可她并不是他们俩口子亲生的。所以,贾赦将十二放在心尖尖上疼爱,哪怕往日里觉得那拉淑娴略有些忽视了十二,也从未想过她会这般大大方方的承认。

“不是……淑娴,这我就要说你了。”贾赦索性也不管那一炕桌的残羹冷炙了,只起身拉着那拉淑娴坐到了旁边的美人榻上,一脸急切的道,“我是尝过父母偏心眼儿的苦头,你可不能走老太太的老路。这当爹娘的,最忌讳一碗水端不平,回头小心孩子记仇。或者,就算你真的有些偏心,也不能摆在明面上。像老太太实际上最疼爱的人是我二弟,可她对外却常称最疼的是敏姐儿。所以这俩人素来感情和睦,倒是愈发衬得我孤苦伶仃了。”

“所以呢?”那拉淑娴不明所以的问道。

“琏儿是长子,又大了,忽略一些也无妨的。琮儿年岁小,你得多疼疼。”贾赦真诚的建议道,“至于二丫头,你喜欢就多逗逗,等她大了给她寻个好人家,再送她一份厚厚的添妆,却用不着真的往心里去。”

“那不就跟老太太一样了?到最后,琮儿和二丫头感情好了,剩下琏儿孤苦伶仃一个人?”

“呃。”贾赦词穷了。

那拉淑娴知晓他蠢,也懒得同他计较,只径直说道:“我是最疼琏儿,可我也不是不疼琮儿。老爷您只管放心,我心里有数,保准琮儿不会记仇的。对了,言归正传,咱们来说说琏儿的亲事,您说王家姐儿如何?我觉得他俩极是登对,改明个儿我要同二弟妹好生说说,让她从中牵个线搭个桥,免得给人抢了去。”

贾赦一脸的忧伤,憋了半响才勉强挤出一句:“王家的闺女……能好吗?”

“有甚么不好的?哎呀,说起这事儿,还有一个大问题,王家那姐儿仿佛是六岁,咱们琏儿八岁,珠儿却是九岁。老爷您说,万一二弟妹起了跟我一样的心思,这可如何是好?不成不成,我得想个辙儿。二弟妹喜欢甚么?头面首饰?金票银票?”

“噗!”贾赦完全没想到自家媳妇儿竟会那般的了解王夫人,登时笑岔了气,然而很快他就再度恢复了方才的一脸忧伤,“王家的闺女都那个德行,欣赏不来太高雅的东西,甚么琴棋书画对她们来说就是个笑料。我偷偷的跟你说,二弟妹小时候压根就是大字不识一箩筐的,也就是看账本利索点儿,连封家信都是连蒙带猜的。你想想,都说‘生儿子像舅,生女儿像姑’,要是你给琏儿说的媳妇儿也大字不识一箩筐,这往后可怎么办?”

“那就慢慢教呗。”能怎么办?那拉淑娴本人倒是会满蒙汉三种语言,可事实上能被称之为精通的唯有满语。蒙语和汉语她说的倒是利索得很,写起来却只能算是凑合,至于典故一类的压根就不知晓。

这不,一朝穿越,她还不是重拾毛笔,努力模仿着原主的字迹,愣是没露丝毫马脚。况且,女儿家又不用参加科举,学个日常用字罢了,若是聪慧的话,两三月的时间足以将所有的常用字学会了。

“这这这……”贾赦完全不知晓该如何劝解那拉淑娴放弃这个念头,一时又想起方才那拉淑娴提的烦恼,登时有了主意,“我看你还是别提这事儿了,人家指不定还想亲上加亲呢。珠儿以往也没少跟着二弟妹去王家,万一他们早有了打算,你去了还不是碰了一鼻子的灰?”

“不试试怎么知晓?再说,二弟妹想找个娘家侄女帮衬,也不见得二弟就乐意呢!若是琏儿这事儿说成了,大不了回头我帮着说个书香门第的姐儿予珠儿。”

见那拉淑娴一意孤行,贾赦真的快崩溃了,即便是这段时间每日里都被长青帝折腾得死去活来,他都没有那么绝望过。

别看他明面上更偏疼十二,可琏哥儿也是他的亲生骨肉,哪里会不疼了?一想到宝贝儿子要娶王家姑娘了,贾赦觉得他也要喘不过气来了。王家姑娘有啥好?性子泼辣,见钱眼开,又没文化又能折腾,娶这么个人进来,岂不是阖府都要乱了?况且,王夫人只是像了王家老太太,而王家那两位太太却是个顶个的极品,也不知晓王家是怎么说亲的,娶进来的媳妇儿比自家养的闺女更可怕,这样教养出来的姐儿……

能好?!

贾赦绞尽脑汁将自己曾亲眼看到过的,或者仅仅是听过一耳朵的事儿,尽数告知了那拉淑娴。本以为如今一来,就能将悲剧及时挽回,不曾想,那拉淑娴却越听越两眼放光。

以往,那拉淑娴只觉得王家人不好惹,个性像极了那只鸟,可如今听贾赦这么一说,再在脑海里自动匹配上宜妃那张脸,这要不是宜妃娘娘的投胎转世才叫奇了怪了!上辈子郭络罗家姑娘彪悍到闻名京城,这辈子王家的姑娘又是这么个风格。不得不说,宜妃娘娘就是会投胎!

夫人猛如虎[红楼] https://www.zuiaixs.com/book/3912.html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夫人猛如虎[红楼]》,方便以后阅读夫人猛如虎[红楼]第127章 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人猛如虎[红楼]第127章 并对夫人猛如虎[红楼]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