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深

作品:越人歌之曲终人散|作者:我有所思者|分类:N次元|更新:2019-10-12 19:29:47|字数:2170字

萧紫敷作为萧问的贴身侍婢,她也伺候这位少主十来年了,在对萧问的心思把握上,虽然不说揣摩得十分对,她自觉也有五六分准的。

萧问自入府以来,虽然表面看起来对林超淡淡的,而且在学业方面,极尽严苛,就算林二少爷做到了十分,也总还要挑些错处来。

弄得林超在萧问面前,就像老鼠见了猫儿一般,总是提着一颗心。

紫敷偶尔看见他苦着的小脸,心都忍不住要软下去一块。

但这孩子也的确招人疼,生得清秀,嘴也甜,平时课前课后,嘴里总是姐姐长姐姐短的,他是待下亲和,不摆主子的架子。

可萧紫敷却不敢当真,对林超也是极为恭敬,一丝都不敢轻视,只是心底犹一直纳闷。

自打去法华寺上香之前,萧问一连动用了好几颗暗桩,竭尽心力为林超铺路,又亲口对她说过,底下众人,须待林超一如他。

萧紫敷便知道,自己猜想的没错,自己这位主子并不是不疼林家二少爷,反而是太疼了,所以才爱之深,责之切。

自打那天以后,她便对林超特别上心。

她却没有多问原因,自己少主这样的人品和位置,他说的话,紫敷只有听令的份,至于他的心思,自己虽可以揣测一二,却并没有资格多问的。

紫敷以前便很留心平生堂的消息,萧问发话后,更是一日几次出去打探消息,第三日晚间,她进书房的时候,脸色很是沉郁。

:”看来二少爷这次是真生气了。”紫敷一开口就抛出这么一个结论。

萧问就哦了一声,示意她继续说。

紫敷就道:“前儿回了屋,就带着一屋子丫鬟折腾,把名贵的摆件、历年珍藏的小玩意,全部找了一些出来,分了三份,分别送到世安苑、褚玉阁和四姑娘屋里,说留个念想,四姑娘和二少爷平时最要好,她那份是二少爷自己送去的,听下人们说,兄妹两个说了半下午的话,二少爷眼圈都是红的,四姑娘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后面三姑娘又去了二少爷屋里,没说一会话,结果三姑娘也是哭着出来的。”

一母同胞嫡亲的兄妹,天生就有一股血脉亲近,又在一个家里生活了这么几年,自然情分深厚。

这一朝别离,下次再见,短则至少几个月,长则几年,临别赠语,自然会让这些年幼的小娘子们哭出声来。

萧问就有些诧异:“没去大少爷屋里?大少爷也没有过来看看亲弟弟?”

紫敷摇了摇头:“听世安苑那边小丫头们说,大少爷这几天又病了,吃着药呢,所以老太太便说先不见了,免得过了病气,只是隔着门说了几句,后面倒是又派了丫头们过来送东西,二少爷昨儿晚饭都没有吃,今儿一天了,除了请安,就没出过院门!”

身子不好?

萧问就冷笑了一声,林老夫人真是越老越糊涂了,这种借口都扯得出来,这承启就要离家的人了,还不肯放他去看林越。

不就是怕林超心中不忿,迁怒了自己的宝贝大孙子么?

:“唔,还探听到其他消息没有?”萧问口气淡淡的,萧紫敷却从他平静的语气下听出了些刀锋的寒意。

紫敷就赶忙道:“太太忙着呢!她已经为田含霜选定了夫婿,只是二少爷离别在即,也就这十来天的事,所以就算两家再赶着时间仓促成亲,也来不及了,只不过,田妈妈就这么一个独女,又哪里舍得敷衍了事了?女家都不肯,婆家自然也不会强求,所以太太特别开恩,含霜这次也不用和夫婿一起跟着二少爷一起北上了,倒要等过了十一月,成了亲,先在婆家站稳了脚跟,过了第一个年,年后再过去,倒是其他三家人都已经开始在打点行李,选跟去的家人了,老爷这几日忙得很,天天都吃住在衙门里,您也晓得,现在外头都在戒严,听说抓了好些人呢!”

萧问默了默,转而问起另一个问题:“范家那位许大夫,事都安排好了吧?”

紫敷有些摸不着头脑,刚才还一副对林超的事,关怀备至的模样,怎么突然就转了话题,但也不敢怠慢,少主的安排,也自有他的道理。

忙低了头回道:“这几个月,我们安插的人,前前后后做了好多水磨功夫,才让范太太改了心意,以为许大夫身子不如从前,倒不好多劳累了他,便经常叫小秦大夫进来诊脉,而且这一来二去的,小秦大夫偏又看上了正院的玉星,范太太心里有些事,也需要大夫帮忙出手的,也乐得玉成此事,也是说好了明年成婚的,只不过许大夫医术在那里摆着,连范老爷都很是信任,这一时半会儿的,还能有什么法子,能让这位当家人主动放这么个好大夫走?”

古代医疗条件不便,多的是人只生了场小病,因寻医问药不及时,缠绵病榻最后还是丢了性命的。

就连贵为九五之尊的天子,不也是为了性命着想,专门养了许多太医么?

平常百姓家里是没有这种殊荣的,但一般的大户人家,但凡有点家底的,都有自己熟识的大夫。

但大夫虽多,但好大夫却少,不但要医术妙,更要心术正,更重要的是,要有一颗悬壶济世的仁者父母心。

不过,既然有像陈大夫这种的败类。

也有像许老先生这种能妙手回春的、经验丰富、宅心仁厚的老大夫,此人的医术之高,只怕以范家的富贵,都很难再多找出几位。

既然这般难得,自然也不会轻易放走了。

萧问就叹了口气:“医书上都说了,宁治十男子,莫治一妇人,宁医十妇人,莫治一小儿,二少爷身子特殊,正需要医术高明的大夫为他调理,这个人,无论用尽什么办法,我是一定要抢过来的!”

萧紫敷恍然大悟,原来这一番算计,还是为了林二少爷。

她思索了半晌,眼里就带上了一丝狠色,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不然,就干脆一点,和上次一样,只是不是真要了他的命,只是要看起来挨不过去了的那种,后面我们再安排一具尸体,换出来就行了。”

萧问就似笑非笑看了她一眼:“不可,此事须得我再细细思量一番才好,还有,你是女儿家,手上偶然沾了一次血腥就够了,以后跟在二少爷身边了,可少把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拿出来说了.....”


越人歌之曲终人散 https://www.zuiaixs.com/book/67569.html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越人歌之曲终人散》,方便以后阅读越人歌之曲终人散爱之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越人歌之曲终人散爱之深并对越人歌之曲终人散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